有扇通往地下城的门 第六百六十一章 另类黑帮(上)

2020-01-16 22:27:53 来源: 长治信息港

有扇通往地下城的门 第六百六十一章 另类黑帮(上)

“呸!该死的黑鬼!都给我竖起耳朵听好了!附近几条街是巴尔萨泽老大的地盘!任何人胆敢在这里干抢劫、强奸、入室盗窃的事情,都等同于挑衅他的威严!介于你们是初犯,暂时先给你们点教训,可如果再有下次,谁也别想活着离开!现在滚吧!滚的越远越好!”

伴随着为首拉丁裔男子的训斥与殴打,几个黑人连掉在地上的鞋都不敢捡,捂着流血的鼻子和嘴巴,几秒钟功夫便消失在黑暗之中,仿佛生怕跑慢了一点便会被子弹打死。

一脸懵逼的陆离看了看地上的血迹,紧跟着又抬起头盯着眼前的几个手持冲锋枪的家伙,完全不知道自己现在是应该转身离开呢,还是应该主动打个招呼,感谢一下对方的帮助。

就在气氛越来越尴尬的时候,为首的男子挥了挥手,用颇为生硬的英语说道:“喂!伙计!你住在这附近吗?需不需要我们开车送你一程?”

“呃……不,不用了,谢谢,我就住在前边那栋老公寓,不行最多几分钟。”陆离嘴角抽搐着回答道。

他实在不敢相信,这群明显是黑帮分子的家伙,非但没有趁机抢劫,反倒是干起了好事。

莫非这世道变了吗?

美国黑帮不抢劫,反倒是帮助路人,而美国警察却恰好相反,一言不合就拔枪射击。

“卡梅尔公寓?哇哦!有钱人哈!那地方的租金可不便宜!如果有空就到前边的脱衣舞俱乐部来玩玩,我们有很多热辣姑娘,保证能让你爽翻天,而且只要你愿意多付点钱,还能够享受到一些特殊服务。”

这名三十岁上下的拉丁裔男子热情友好的打了一波广告。

如果不是拳头上还沾着血迹,手里拎着冲锋枪,恐怕没人会相信他是个心狠手辣的帮会分子。

“脱衣舞俱乐部……”陆离瞬间想起口袋里装的信封,赶忙掏出来大声呼喊:“等等!这是你们送来的,对吗?”

男子回过头瞥了一眼,马上质问道:“咦?收保护费的信封?你从哪弄到的?”

“当然是你们的人送来的。顺便提一句,我就是卡梅尔公寓的新老板,能麻烦带我去见巴尔萨泽先生吗?”陆离面带微笑的提议道。

说实话,来到美国那么久,除了那次意识不清醒冲进脱衣舞俱乐部“撒币”,他还没有真正欣赏过所谓的脱衣舞表演,因此打算趁今天感受一下。

为首的男子转过身与同伴交换了一下眼神,很快点了点头:“好吧,跟上来。”

在他的带领下,一行五人坐着略显破旧的雪佛兰,没过一会儿功夫便抵达了目的地。

刚一下车,陆离就看到了门口玻璃橱窗内,站着两名只穿三点式情趣内衣的女人,正在不断摆出各种充满诱惑的姿势。

要知道眼下可是十月份,纽约入夜后的温度平均在十摄氏左右,对于普通人而言即便穿着大衣也会感觉冷,更何况是只穿内衣。

虽然这两位美女位于相对密封的橱窗,可仍旧被冻得有些发抖,原本白皙的皮肤没有一丝血色。

但是为了能赚到钱,她们依然十分敬业的扭动身体,试图让每一个经过的男人都能走进来消费。

暗自感叹了一下底层社会生活的艰辛,陆离从钱包里掏出几张五十元面值的美金,随手塞进类似邮筒的小口内,引的两人欣喜若狂,一个劲的飞吻,如果不是隔着玻璃,百分之百会扑上来展示自己的热情与火辣。

“你在怜悯那两个舞女?”为首男子略显好奇的问道。

“不,我仅仅是表达对她们敬业精神的钦佩。”陆离一边说着,一边任由门卫搜身,直到确认他身上没有武器,才做了个放行的手势。

穿过一条狭窄且昏暗的走廊,众人走进了一间相对比较安静的办公室,一名身穿得体西装、带着眼镜的白人青年坐在沙发上,不断将一捆捆面值相同的钞票放进点钞机,紧跟着用纸条扎起来,扔到身后的手袋内。

他看上去斯斯文文,完全没有侵略性,一点不像是个穷凶极恶的黑帮分子。

毫无疑问,这个人就是巴尔萨泽,附近几条街的实际掌控者,同时也是地下秩序的维持者。

“有什么事吗?”巴尔萨泽头也不抬的询问道。

“是的!我们在东侧街头遇到了几个黑鬼抢劫,按照你的吩咐,给了他们点教训。另外,我给你带来了卡梅尔公寓的新老板,他想跟你谈谈关于保护费的问题。”为首的男人低声解释道。

“哦?”

巴尔萨泽猛地抬起头,开始上下打量陆离,大概两三秒钟过后,仿佛突然想起了什么,拉开抽屉不停的翻找,最后取出一本最新一期的《时代周刊》。

经过简单的对比,他明显意识到站在自己面前的是谁,立刻笑着张开双臂,大笑着感叹道:“我的上帝啊!还真是个意外惊喜!亲爱的陆先生,我做梦都不敢相信,您这样的大人物会出现在我的面前。”

“你认得我?”陆离略显惊讶的挑起眉毛。

“当然!现在全世界有几个人会不认得您呢?尽管你们东亚人的外表比较难区分,可有了这张肖像画,认出你来不算太难。”说着,巴尔萨泽冲着屋内剩下的人命令道:“你们都出去!没有我的吩咐不许进来。”

“可……可老大,您的安全怎么办?”一名忠心耿耿的枪手小声问道。

巴尔萨泽没好气的翻了个白眼:“白痴!你知道那位先生是谁吗?他可是真正的亿万富翁!上流社会的宠儿!你觉得这样的人会吃饱了撑的来杀我?”

哑口无言的黑帮分子纷纷推出去,并且随手反锁了房门。

眼见碍事的家伙都离开了,陆离直接一屁股坐在沙发上,似笑非笑的注视着几米之外的年轻人,想要知道对方究想要对自己说什么。

“你想要喝点什么?香槟、葡萄酒、白兰地、还是威士忌?”巴尔萨泽打开酒柜,试图用轻松点的方式挑起话题。

“给我一杯清水就好。”

陆离无疑对眼前这位另类的黑帮老大十分感兴趣,所以并没有拒绝对方的善意。

他实在想不明白,一个明显收到过高等教育,言谈举止都十分得体的年轻人,怎么会选择从事犯罪活动……

重庆市涪陵区中医院怎么样
陕县人民医院怎么样
南昌哪家医院专治癫痫病好
莱芜治疗前列腺炎方法
邢台市治疗牛皮癣医院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