徒持金戈挽落晖清对崇祯三及明宗室嘚杀戮

2019-10-13 02:44:10 来源: 长治信息港

徒持金戈挽落晖 清对崇祯三子及明宗室的杀戮

>   崇祯自杀后,李自成入京,对其三个儿子太子朱慈烺(周皇后生)以及朱慈焕(田贵妃生)、朱慈灿(周皇后生)均未加以杀害。自山海关败后,李自成败逃出北京,明太子绯衣乘马随乱军之后,虽然颠沛,却仍旧活得好好的。  乱离之中,兄弟三人运气还算不差,凤子龙孙,金枝玉叶,沦为街边巷口厮养仆役,搬砖乞食,总能弄口饭吃。太子朱慈烺兵荒马乱中生存下来后

,回到北京,投往其外祖父周奎处

周奎这个老坏蛋,国亡前不肯出银子饷军,李自成入京后,他由于及时献媚,竟免于处死的命运,连刘宗敏的大夹板也没能把他夹到。太子朱慈烺先是找到宦官常进节,细诉因由。太子他本人虽出生在北京,一直生养深宫

,只去常家玩过,记得他府门的特征,故而寻摸着找到了这位前明太监。常公公不敢怠慢,但当时已是大清天下,也不敢留他,就对太子说他姐姐长平公主(被其父亲崇祯帝杀之未死的那位)在姥爷周家。兄妹情深,又是血亲,太子便让常公公带自己去见周奎。

太子时年十六、七,他之所以如此胆大露面,也与满清在北京的政治大气候有关。多尔衮入京后装模作样殡葬崇祯皇帝、皇后,追谥崇祯为"怀宗端皇帝",陵号为"思陵",明白表示天下是取于"贼",而不是取于明,宣扬清军是为明朝"复仇"。这种政治秀,使得明太子误认为他可以以"真身"示人。他可能这样想,伪大顺政权不仅会让他活着,还给他个"宋王"封号。那么,"仁义"的大清,应该不会比李自成差吧。太子,毕竟是年青人,就是这样天真!

周奎初见太子外孙,非常惊讶,即时引长平公主来见。兄妹二人相持痛哭。

初见时候,周奎与其侄周绎待太子非常客气,行坐宴饮间均待之以君臣之礼。到了晚间,长平公主持一锦袍送给太子,嘱咐他不要再来。兄妹依依不舍地告别。

太子在外冻饿数日,思念妹妹,更思念外祖父家锦衣玉食的温暖,隔了几日,他忍耐不住,再次登门。

此次,周奎的侄子周绎负责接待,老东西本人没再露面。周绎戒嘱太子说:"千万别说你自己是太子,有人问你,你就说姓刘,说书为生,如此可以免祸。"太子皇家脾性,非常固执,坚决不肯。这种偏执,颇类其父。周绎很生气,就把这位表弟逐于门外。太子吵嚷,双方隔门大骂,周绎本人还冲出去对太子拳打脚踢。恰巧,清兵巡逻队经过,见前明皇丈门前喧哗,事出可疑,就把太子与周绎一同抓起,送往刑部审问。

官府中堂之上,清朝一般是有满汉两名官员共审。汉官是刑部主事钱凤览。他问明情由后,怒从心起,撩衣下堂,冲着周绎脑袋上猛击一拳,大骂他"背主负恩"。从人情上讲,周绎如此对待周朝太子爷,确实说不过去,且钱凤览本人也是儒家思想教育出来的汉人,尤觉不容忍。在堂的满人刑部尚书定不了案,此事关系重大,只能下令把各人先收监再说。

老坏蛋周奎急了,他深知此事关涉自身性命,连夜奋笔疾书,具疏上表,直递多尔衮。他坚称被逮的不是真太子。

多尔衮听说崇祯太子落案,非常紧张,马上派人押崇祯的太子到宫,进行廷勘。同时,他召集昔日太子的锦衣卫扈从以及明朝宗室晋王前来认人。

十人一见太子,立即下跪敬拜,异口同声说:"此真太子!"至于明藩宗室晋王,支吾不语。

太子激愤,恨外祖父家寡情,切齿道:"我来周家,只为看望我公主妹妹,没别的想法。现为周奎叔侄出卖,无论真假,大概逃不出一个'死'字,也不用再审,给我一刀就好!"话虽这样说,少年人实际求生愿望很强。

多尔衮弄清楚堂上所立玉面少年真的是崇祯帝太子,立即下令,把做证的太子十名锦衣卫官兵及前明宦官常进节关入牢狱。

刑部主事钱凤览不知多尔衮阴毒心事,他上疏道:"观周奎疏中所言,他已明说是自己要大义灭亲,以真为伪,为大清除害,请朝廷以仁义为重,认真对待此事。"

多尔衮自有主张。经过安排后,满清又进行审讯,在刑部会集更多官员听审,并派明宗皇晋王和前明大学士谢升来当廷质认。晋王下死口说不是真太子;谢升看了一眼少年人,也摇头称非是。

太子高声对谢升说:"谢先生,您在东宫给我讲课,城陷前还给我讲'临危授命'一题,不知您还记得吗?"

谢升大惭,一揖而退,仍旧默不作声。

主审汉官钱凤览见状愤恨,怒斥谢升与明宗室晋王不仁不义。此时,他仍未揣摩到满清主子多尔衮的真意。

审毕,各人仍皆送监严加守护。

于是,多尔衮坐便殿,把满朝文武大臣(包括在北京降清的前明朝臣)都唤来,探究大家对此事的意见。前明臣子们多是人精,皆惟惟而已。只有钱凤览与另外一个汉臣赵开心力争这个崇祯的太子为真,希望清朝恩养。

多尔衮沉默了一会儿,忽然拍案而起,大怒道:"真假且不必争,朝廷自有处分。但晋王乃前明王子,谢升前朝大臣,钱凤览出言不逊,无上蔑尊至极!伪太子及有关涉案人员,包括钱凤览,赵开心,皆斩首示众!"有人假惺惺求情,多尔衮"开恩":"钱凤览毕竟本朝臣子,赏他全尸,斩刑改为绞刑,赵开心免死。"

清廷狱具,认定崇祯太子是"伪太子",而案件的"证人"为崇祯妃子"袁妃"和明朝的宗室晋王。晋王不必讲,此人乃外藩,先前为清军在山西所俘,他本人根本没有见过太子,满爷爷让他说啥他就说啥。另外一个"袁妃",也是假冒,真袁妃在北京城陷前已被崇祯帝亲自砍死,清政府自己入京时曾布告过 "礼葬"故明的帝、后、妃子,其中就有袁妃在内。这件事情,大概多尔衮自己都忘了,或者他就是强权当真理,说什么就是什么,毫不顾及。定案时做证的"袁妃",其实是当年魏忠贤的"义女",即送给天启皇帝玩弄的任妃。这个坏娘们居冷宫多年,求媚满清新贵,自告奋勇做假证,不足为怪。所以,不仅崇祯的真太子被杀,引他见周奎的宦官常进节以及十名承认他是太子的前明锦衣卫官兵,皆一同被杀。

大约在北京"太子案"的同时,南京也有"南都太子案"。其实这个"太子"乃前明驸马都尉王昺的侄子王之明,冒充太子名号想得享富贵。南明的弘光帝也很紧张:"太子若真,将何以处朕!"奸臣马士英等人为了保住自己地位,自然严刑拷求。当时,南方地区广大士民痛恨马士英等人,对他们怀有成见,所以大多数人反而认定这个太子是真的,各地将帅,包括史可法、何腾蛟、左良玉等人均上疏力挺这位"假太子"。后来,史可法从前往北京的南明使臣左懋第处知道真太子在北京,非常后悔,曾致书马士英承认过错。左良玉弄权跋扈大将,他反而以拥护"太子"的名义起兵窝里反,发大兵向南京进攻。

所以说,当时南北两个"太子",北京的是真,南京的是假。如此明白案件,至今仍有不少学者喋喋不休吵个不停。其实,早在上世纪早期,学者孟森已经列出详实历史栏案对此有了定论,但由于孟教授以古汉语笔法写出,今人基础不厚,又不钻研,故而仍旧争来争去,实为荒谬至极。

满清对待明朝宗室,表面加以恩礼,其实养起来的却是疏远小宗,明皇近亲直系,屠戮无遣。究其机心,险刻深远。自然,他们对崇祯公主等女性亲属毫不为意。长平公主知道哥哥被杀后,愤然出京,但清廷强迫他出嫁,不久这位公主抑郁而死(金庸把她变成女大侠,完全瞎掰)。

清朝初建的几十年间,打着"朱三太子"旗号起兵的有好几起,的当属康熙时吴三桂起兵后那个以"朱三太子"起兵的"天地会"首领杨起隆。康熙十八年,湖南抓到了一个和尚朱慈灿,这位确是崇祯帝另外一个儿子,他从北京逃出时年仅十二,多年流落,幸免于难。康熙帝把他与杨起隆列为同宗,诬之为假,借口是北京城陷时朱慈灿年少,不可能逃脱,于是以"伪皇子"名义处死。

这还不算,康熙四十七年(1708年),清廷又找到了崇祯帝惟一幸存的儿子朱慈焕。明亡六十年后,康熙帝十分阴狠地以"伪皇子"名目诛杀了此人。多尔衮时代,杀崇祯真太子,用心尚或可谅,当时南明未下,全国未定,明太子活着是个大隐患。但康熙后期,太平盛世,满清坐稳帝座,康熙出此毒手,真是至阴至毒之心,无非是对前明皇族斩草除根。

这件事情,案件当事人李方远在自己笔记《张先生传》中记得清清楚楚。康熙二十二年,李方远在一家路姓大户家中首次见到"张先生",其人"丰标秀整,议论风生",是个侃侃能言的美男子,自称姓张,号潜斋,在浙中大户张家为西宾(教师)。于是,二人交往密切,诗词往来,半年多内顿成密友。后来,"张先生"南行,二人拜别,二十多年没有通问消息。康熙四十五年,做过县令并已经解任家居的李方远又见到找上门来的"张先生",要求谋求一教职养家糊口。老友相见,分外亲切,两人立刻欢饮畅叙。此后,"张先生"同时在不远的张岱霖家和李方远家教子弟读书。

康熙四十七年阴历四月初三,李方远正与"张先生"下棋,清朝地方官府忽然闯进一批捕快,把二人一起抓起审问

。李方远本人做过清朝饶阳县县官,确实不知自己犯了何罪。审至"张先生",此人马上"坦白交待":"我乃先朝皇子定王朱慈焕。崇祯十七年流贼破北京,先帝(崇祯)把我交给王内官。城破后,王内官把我交与闯贼领赏。不久,吴三桂与清兵杀败流贼,我被贼军中一姓毛的将军带往河南。他弃马买牛,种田过活。不久,由于大清捕查流贼很紧,毛将军弃我而逃。当时我十三岁,自己就往南走。行至凤阳,遇见一王姓老乡绅,知我是先朝皇子,就收留我在家,遂改姓"王"。过了几年,王先生病故,我就找寺庙出家。后来我云游至浙江,在古刹中遇见一位姓胡的余姚人,他叹赏我的才学,就把我请回家中,让我还俗,并把女儿嫁给我。后来,我又改姓张,以逃祸患。"

清朝主审的钦差和两江总督等多名高官在场,问:"现在江南有两处叛逆造反案,皆称扶立你为君,恢复明朝,你知罪吗?"

朱慈焕表示:"大清于明朝,有三大恩:,诛灭流贼,为我朱家复仇;第二,善保明朝宗室,从不杀害(此非实情);第三,当今圣上亲自祭奠我家祖宗(朱元璋),命人扫墓。有此三大恩,我怎能造反呢。况且,我今年已经七十五岁,血气已衰,须发皆白,我不在三藩作乱时造反,而在如今太平盛世造反,于理于情说不通。况且,如果造反,一定会占据城池,积蓄屯粮,招买军马,打造盔甲,而我并无做一件类似事情。还有,我曾在山东教书渡日,那里距京师很近,如果我有反心,怎敢呆在那里?"

清朝官员马上押解生俘的大岚山造反首领,让他认人。这位造反的首领看了半天,表示说:"我不认得此人,只是想假借朱氏皇子名义来鼓动百姓。"

审了多日,一层一层把案件呈上去,终刑部接康熙朱笔御批:"朱某虽无谋反之事,未尝无谋反之心,满门处斩!其本人假冒前明皇子,判凌迟。"至于与"张先生"老早相识的李方远,也被全家流放到东北宁古塔给披甲人为奴。

朱慈焕家在余姚,有一妻二子三女一媳,皆被清政府派人绞死在家中(传闻讲这七人是自缢,实际是被谋杀)。自崇祯帝上吊自杀,至康熙四十七年,时光已流逝六十五年,小皇子由昔日的十二岁孩童已成为衰朽老翁,仍被押入北京城在闹市凌迟。可见,满清皇帝,不可不谓大阴大毒!

满清所谓"恩养"的明室后裔,皆非正宗明裔。雍正二年

,为了搞"统战"幌子,清廷找出个汉人镶白旗名叫朱文元的人,称为明太祖第十三子代简王后人。这一枝宗王在皇太极时被清军俘获。但查朱家宗谱,此人名字可疑,排行无据,实乃假冒无疑。宣统皇帝洋老师庄士敦所着《紫禁城的黄昏》,写溥仪逊位后有一猬琐朱姓男子拜访"谢恩"打秋风,大概就是"代王"这一枝的后人。

明朝宗室在末期很走背运。在明末农民战争中,他们成为农民军屠戮的首要对象。从崇祯十四年至十七年,就有福王、唐王、崇王、岷王、代王、蜀王等十四个显贵王爷被农民军整家杀掉。至于郡王及将军之下,被杀的更是不计其数。富贵荣华了近三百年,老朱家终于整族整宗得到了"大报应"。

满清方面,出于政治需要,自入关到顺治二年夏王以前,对明朝宗室人员以诱降、"恩养"为主。清军攻克南京后至顺治八年这一段时间,满清开始对明宗室展开屠杀。自顺治八年至康熙早期,清廷又施以杀抚并用。早在皇太极入口侵掠时代,后金军抓住明宗室王爷一般都弄死,比如德王和鲁王。由山海关入京后,多尔衮开始以招抚为诱饵,在诛杀崇祯帝直系血脉的同时,满清逮到的明宗室假装养起来。清军攻陷南京后,由于明宗室在南中国纷纷被人拥立起兵相抗,满清顿露狰狞面目,接二连三地罗织罪名,很快就把本来"恩养"在北京的明朝十几个王爷均残酷加以处死(包括指认曾经指认崇祯太子为"假太子"的晋王)。直至顺治亲政后,满清对明宗室控制才稍稍放缓,但彼时老朱家血脉至近的"皇族"也没剩下多少了。

民国初年,一好事者名叫张相文,听说姓朱的还有后人祭祀"十三陵",便去东直门的羊管胡同找到了这一家。当时这位朱姓人家还年年从民国财政部领银元八百。张相文到其家时,只有仆人在。他观屋主人案上有书,皆《七侠五义》、《玉匣记》一类的"通俗文学"。不久,"朱侯爷"本人回家,"年可三十余,状貌粗肥,面带酒肉气"。张相文问他家出自朱皇家那一支,何年受封,传侯几代,此人皆茫然无知。

听说张相文在政府做事,"朱侯爷"喋喋不休,说他自己见过曹汝霖总长,要把自己家祖坟十三陵卖给国家当公园,以银还债。

张相文哑然失笑,马上告辞,离开了这个要卖祖坟的不肖之人。念朱元璋和朱明帝国一度何等赫赫,有子孙蠢愚若斯,真不知是何报应!

手机开店用微店
微信一键生成小程序
微商城哪个好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