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泣震三界 第一百二十四章天涯不归阁,非是落难处

2020-01-16 22:47:28 来源: 长治信息港

剑泣震三界 第一百二十四章天涯不归阁,非是落难处

若木点点头,回答我说:“回,而且很快就会走。”

害怕若木真的走了,赶紧抓住他,扯下一片龙鳞强行喂给他吃。

很轻松的闪过,又给我把那片龙鳞生回去,告诉我道:“即便我吃了这片龙鳞,我还是会走的。”

我已经对他这么好,他还是不愿留下来陪我,我真的有点生气了,软的不行,就来硬的。现出原形,嘴巴大大的张开,威胁说道:“你要是不听话,我会吃了你的。”

可是你知道的,悟透天道的若木大仙怎么能背我威胁,不紧不慢不咸不淡的语气回答我:“那你可要快点,这个时候,正好是午餐时间。”

听见这话给窝搞蒙了,当时心里百感交集,不由得问自己“这家伙什么来头,怎么搞的,竟然不怕死,难道是我不够凶,可是我已经现出原形,非常凶恶了。”

现在想想,若木故意这样逗我,肯定是想要看看这个仙妖合体的产物究竟保留了多少妖性,又继承了多少仙根。如果我真的吃了她,肯定就只能继续被关在天涯不归阁了,不过还好,我虽然是妖龙,却没有吃人的习惯,所以没有把他给吃了。

恢复了人形,但样子还是凶神恶煞的,给他讲其中利害:“你不怕死吗?你不听话我会吃了你,连你的魂魄一起吃了,以后三界中就再也没有你了。”

把自己说的这么可怕,就是希望若木能够被唬住,然后乖乖的留下来陪我,但那时候的我真的太不知道死活,说真的,要是知道眼前的大仙参悟透天道,我肯定跟他说话都不敢大声。

背我这么威胁,若木还是那副宠辱不惊泰山崩于前而面不改色的态势,不咸不淡的回答我说道:“那很好啊,这世界也没有什么人牵挂我,生死何足道哉。”

听他这么一说,我立即就想到自己身上,他没有人牵挂,我又何尝不是,这三界之中天地何其大,可这偌大的天地之中,哪有我一席之地。

原来他跟我一样,都是孤孤单单的可怜虫,看他一眼,把头低了下去,眼睛里噙着几滴泪水,悲伤地回答他说:“原来你跟我一样都是没人要的。”

可能那时候我的这个样子,让人觉得很可伶,若木甚至都没有管我是不是装的,惨淡一笑说道:“你怎么会没人要呢,你是南海的公主,住在这么豪华的地方,不知道有多少人羡慕你呢!”

住在这么豪华的地方,被别人羡慕吗,我可不这么觉得,我是被关在天涯不归阁的,而且我是南海公主这件事,这么多年除了在南海龙宫偏殿听到那些仙家说,就只听到他承认。

更加难过的是,南海公主这四个字对那时候的我来说绝对是耻辱,我不愿意自己是南海公主,坚决的告诉他:“不,我不是南海公主,我是被关在这里的,当做囚犯一样的关押,我十岁的时候爸爸妈妈就死了,姥爷说我是孽种,要杀之以正门风,爷爷也说我是妖孽,就把我关在了这个地方。哪有被关起来的公主”

一口气说了一大堆反驳的话,然后喘口气继续对他说:“我告诉你,我被关进这里的时候只有不到十五岁,天涯不归阁没有昼夜之别,所以还是进来时候的模样。可是你不要看我小以为我什么都不懂,我知道,其实三界中没有神仙承认我是南海公主,就连我爷爷都不承认我是他孙女。”

这么跟他说的时候,我已经哭了出来,一百年的时间,足够想通很多事情,把所有的关系理顺。知道这个命运我愿不愿意都必须接受,既然无从选择,我接受了事实,但我不接受命运的安排,我无时无刻不在努力,努力摆脱天道给我的这个枷锁。

不过你主人真的很无情,我自己都被自己说哭了,可他没有丝毫的感动,没有丝毫的同情,微微笑着,对着外面的阳光伸个懒腰:“但是这里确实很美不是吗,海底龙宫要见到太阳不容易,可是这里的天气永远这么好。”

这是若木的看法,却不是我这个龙女的看法,在我的眼里心里,这里是三界中最黑暗的地方。

趴在桌子上,偷偷擦掉流出来的眼泪,偏过头看着若木问:“你叫什么名字,为什么会来这里?”

“若木,路过这里见这楼阁十分漂亮,就进来了。”

知道了他的名字,总算有个不错的开始,也不管他喜不喜欢,我就自己给他搭话:“我爸爸给我取了个名字,叫羽舞,但爸爸死后他们都只管我叫小孽龙。”

说这些,一来是希望他能同情我,留下来陪我,哪怕一会也好,另一方面是这些事在心底压了很久,我藏了很久,见到眼前的这个男子,不知怎么的就想跟他说。

三界中的这些所谓仙家,又有几个是摒除贪嗔痴慢疑五毒之辈,这样的事情,就算是天界也是常有发生的,何况是这个水元下界。若木深知这个道理,所以对我说的并没有丝毫疑惑,脸上仍旧是淡淡的笑容,宠辱不惊的声音回答我:“羽舞,很好听的名字,就跟你一样美。”

听到他夸我好看,立即就觉得其实要留下他不是不可能,只是我刚刚的方法用错了而已,期待的声音问他:“那你会留下来陪我吗?”

但是你主人可能真的不懂得照顾别人的心情,仍旧坚决而坚定的回答我:“不会。”

“我主人懂得照顾人,我主人是三界中最懂得照顾别人的。”听见羽舞说若木不会照顾人,囚焰立即就跟她唱反调,不顾故事正在*,打断了她。

羽舞惊讶的看她一眼,刚刚的那句你主人可能真的不懂得照顾别人心情,分明是幸福的声音说出来的,囚焰怎么就会没有听出来。

随即又好像明白了什么似得,有些紧张的看着囚焰,喉咙里传出‘咕噜’一声,开口说道:“我给你说,我觉得你对若木的感觉,有些微妙,你可得把握好,狐妖多情,可悟透天道的大仙,多无情,他跟哪吒这些仙家可不同,像是一般的仙家还能有个劫难,可是他要是不高兴,直接重铸天道,把你从三界中抹去是很容易的事情。”

被羽舞这么一说,囚焰立刻就觉得她反应过激,指责的语气回答:“你想什么,我对主人的感觉,其实更像是父亲,不更像是哥哥,很亲密,可不是那种。”

她这么说,羽舞就放心了,哦一声继续讲道:

如此决绝的回答,我有些不能接受,但我知道,这个人不会留下来,这个地方,连我都拼了命向离开,谁愿意留下来。

己所不欲勿施于人。我也不敢强求什么,两只大眼睛看着若木,带着祈求的目光开口:“那你以后可以来看我吗?如果你有时间的话?我觉得可能我再也见不到第二个人类,也有可能再也见不到第二个能说话的东西。”

听见我这么说,若木看我的眼神变了,是一种欣慰的眼神,大概是这句话证明了我这个非仙非要的小孽龙心地善良,只是有点调皮而已。

他点点头,告诉我说:“其实我可以带你离开的,这个地方困不住我,这样的阵势,我想带谁走就带谁走。”

听到他说可以带我离开,惊喜的抬起头,又害怕是自己听错了,因为我在他身上感受到的仙气,连天涯不归阁年纪大一点蚌都比他强。

可是这样的诱惑实在无法拒绝,连忙求证问:“真的吗?我真的可以离开吗?”

若木点点头,又告诉我说:“但出去你又能去哪呢,你母亲是海外黑龙一族,在三界众神的眼中,你是妖,有很多神仙要杀你,在黑龙的眼中,你是他们的耻辱,妖怪也要杀你。”

若木说的这些我知道,一百年前就知道,但我不害怕,告诉若木说:“三界这么大,我可以一直逃,总有一个地方是神仙管不到,爷爷管不到,姥爷也管不到的。”

那时候,对我来说离开天涯不归阁就是最大的事情,至于去哪无所谓,离开天涯不归阁还能不能活命,也无所谓。

听到我这么回答,若木可能知道自己没有找错人,我确实没有为祸天下的秉性,就对我诱惑道:“北海大牢中有个看起来跟你差不多大的哥哥,如果你能让他喜欢你,三界中就没有人敢欺负你了。”

但是听到让我去大牢里找一个保护我的人,虽然我没有见过外面的世界,可我不傻,都被关进大牢了,还能有什么本事,就问若木:“为什么,他都关在大牢里了,还有谁会怕他?”

“他本事很大,是被人骗进去的。”若木告诉我说。

他这么说,我就明白了,这个很厉害的可能会保护我的神仙被人陷害了,但是北海的地牢困不住他许久,用不了多久他就会冲出去,带着我一起冲出北海地牢,然后三界中就再也没有敢欺负我的人。

辽宁朝阳市四院怎么样
全南县妇幼保健所怎么样
南宁治癫痫病专科医院
临沂癫痫病治好费用
治疗牛皮癣徐州哪家医院好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