客观评估融资骗贷对铜市场的影响

2019-03-26 18:35:07 来源: 长治信息港

近期青岛港金属仓单质押融资骗贷事件被媒体持续报道,而与此同时上海保税铜溢价持续回落,中国保税区铜库存这一堰塞湖将泄洪的言论再次在市场上蔓延。对此观点,

客观评估融资骗贷对铜市场的影响

本文认为值得认真反思。综观历史铜价的波动规律,历次铜价的大幅回落无一不与两大因素相关,一是宏观系统性风险;二是供需基本面剧烈恶化。然而,青岛港融资骗贷事件显然难以引发上述大波。目前70万吨的中国保税库铜库存亦并非堰塞湖,年底前将会被中国强劲的需求消费掉一大半。

青岛港事件仅是个案,不可能引发系统性风险

青岛港金属仓单质押事件是一起在特定地点、特定时间由特定企业制造的一起涉嫌制作假仓单的欺诈行为,属于个体案件,不可复制,不具备扩展、蔓延的可能性,更不可能发生系统性风险。

涉事企业在从事氧化铝和电解铝进口业务多年,其旗下的货代公司也长期经营氧化铝和电解铝的港口操作业务。在此期间,正值外资仓储机构在中国迅速开展仓储及监管业务的时机,也恰逢相关外资银行大力推广仓单质押回购业务(英文简称REPO)的阶段。涉事企业利用多年业务积累的声誉,骗取了相关仓储公司和客户的信任,在大量真实贸易、真实库存的基础上重复制作或直接制作假仓单出具给仓储公司及客户,骗取融资。这一行为具备很高的欺骗性和特殊性,是难以被其他人所效仿的,因此,完全是一个不可复制的个体案件,不可能导致系统性风险。

青岛港事件不会改变铜市场的供求关系

青岛港金属仓单质押事件可能在短期内使国内银行缩减对有色金属企业的信用证额度、限制转口贸易量,使外资银行缩减仓单质押回购业务(REPO),使有色金属的贸易环节受到影响,但是,它既不会影响有色金属的生产,更不会影响有色金属的消费,所以改变不了有色金属市场固有的供需关系。

就精炼铜来讲,从表观消费量的角度,2013年全球显性和隐性库存(包括上海交易所、伦敦金属交易所、Comex、上海保税库和产业链库存)共下降60万吨,意味着当年全球精炼铜短缺60万吨。2014年,全球精炼铜产量预计增加约85万吨,消费也预计增加约80万吨,产量增量恰好被消费增量所抵消,因此2013年库存下降60万吨的情况将在2014年重演,意味着2014年全球精炼铜也短缺65万吨。预计到2014年底,全球精炼铜总的显性库存(包括上交所、LME、Comex和上海、青岛、黄埔保税库)将远低于50万吨。

保税区铜库存不是堰塞湖,下半年将被国内消费逐步消化

在青岛港金属仓单质押事件之前,市场就不断地炒作上海、青岛等地的保税库存从2014年初以来大幅增加,形成了一个堰塞湖,担心一旦泄洪,会对市场产生很大冲击。

这完全是杞人忧天。回想2013年一季度,由于处于消费淡季,上海保税库存曾经达到过90万吨左右,当时的上交所库存也在20万吨左右,LME库存超过30万吨,再加上Comex,总库存量超过150万吨,远远超过今天。进入2013年二、三季度,上海保税库存不断下降,LME库存虽然曾经在6月份增加到68万吨但随后也迅速下降,到2013年底,全球总库存比年初下降了60万吨。这引发了市场铜库存去哪儿了的大猜想、大讨论。甚至有人猜测被藏到了越南,后来证明是一个可笑的猜测。铮铮事实说明,2013年下降的这60万吨库存完全被消费掉了。

似曾相识燕归来。2014年一季度中国又是消费淡季,中国保税库(包括上海、青岛和广东黄埔)的库存又出现了上升,但是这一次上升的幅度低于2013年,总量也就是不到80万吨。进入二季度,中国保税库库存下降幅度虽然低于去年,可是LME库存的下降幅度却很大。这说明2014年中国企业签订的进口长单数量较高,到中国的提单铜较多;而欧美长单不足,所以欧美客户被迫从LME提铜,这从库存主要下降在安特卫普等欧洲地区仓库可以看出来。

由于一季度末期中国地区贸易升水(premium)较低,使一些原本发往中国的长单转到欧美,可以预见二、三季度中国到港的提单铜将大幅减少。况且LME库存已经降到历史低位,降无可降,欧美地区贸易升水持续高涨。这都说明中国之外的国际市场自身消费尚且难以得到充足供应,更无额外精炼铜供应中国。预计从6月份到年底,中国月度进口提单铜的数量将节节下滑,从月份的月均30多万吨下降到每个月万吨。部分无货源保证的净Short长单的贸易商将无铜可交。

所以,即使受外资银行缩减REPO预期的影响,部分中国保税库精炼铜向LME交仓;或者受转口贸易被迫转为一般贸易影响,部分铜要被报关进来,都不会造成精炼铜出现供大于求的局面。其根本原因就是进口提单铜的数量将出现大幅下降,中国地区的供应缺口太大,以至于仓单铜快马加鞭地报关进来也满足不了中国国内的需求。至于那些计划装船出口到LME仓库交仓的铜,恐怕抵达韩国之后没多长时间就会发现中国地区的premium大幅上涨,而重新计划装船出库。

目前这种堰塞湖将进行泄洪的预期,仅仅对伦敦的Backwardation是个很大的打击并短期内稍稍利空premium,除此之外,对任何东西都不会有大的改变。

严格计算起来,这个堰塞湖其实并没有数字显示的那么大。其一,上期所统计的库存中本身就包括约4万吨的保税库存,这部分是被重复统计的。其二,上期所库存中的黄埔830仓库其实也大部分是保税库存,也被重复统计了。其三,青岛港真正的、主要的保税库存其实是存放于青岛港的国内某品牌电铜,进口电铜的库存其实是很少的。

(:中冶有色技术)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