噬辰经 第六十二章 匿影!冥碑!

2020-01-16 14:07:19 来源: 长治信息港

噬辰经 第六十二章 匿影!冥碑!

“说的太容易了吧。”

夜左甩了甩已经麻木的手臂,他与妖皇刚刚就已经有巨大的实力差距了,现在妖皇的实力已经恢复到了五夕至尊的实力,在这般实力的面前,夜左和他简直就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

看着妖皇手中的佳明口中不断有冥气冒出来,夜左瞬间明白了什么。这个妖皇很有可能知道了噬辰经功法的秘密,而这个黑曜石锁链正是噬辰经的产物,因为他体内没有冥气,所以他只能借助别人的冥气来化解自己的封印。

夜左无非就是解开妖皇身后封印的最佳人选,但是夜左并没有那么好对付,所以妖皇只能借冰落来要挟夜左,让夜左不得不面对他。可是让妖皇惊喜的是,在这里不单单只有夜左一个人修炼噬辰经的功法。

佳明毕竟只是一个修炼冥气和灵气的人,对于自身体内的气息不能像夜左那样收敛,他体内的冥气直接吸引来了妖皇。妖皇原本以为自己不得不要和夜左进行一场恶战,当他悄悄潜入房间正准备突然袭击的时候,他发现只有一个玄灵境的人躺在床上,那股冥气正是从这个人身上传来的。

妖皇既然有简单的办法就自然不会碰夜左这个硬刺了。他知道夜左的身法非常特别,即使有着巨大的实力差距夜左依然可以和对手打平手。妖皇最终还是放弃了原来的用冰落要挟夜左的办法,他直接利用起了还在床上养伤的佳明。

妖皇现在的实力已经恢复到了夜左不可能打败的程度,眼看佳明体内的冥气要被自己利用完了,而自己身后的封印还没有解开。妖皇想着自己要利用夜左体内的冥气了,现在妖皇再对抗夜左的话可以说是毫无压力。

“你先尽你的全力吧,匿影符印还能再用三次吧。”

冥皇在夜左体内指点着,然后跟夜左说出了自己的想法。

夜左静静地听着冥皇的话,然后默默地点了点头,看来眼下只有那么做了。

夜左再次把镰刀放在背后左手轻轻地按在了上面,然后在镰刀上标记了幻魄,夜左必须要在妖皇实力进一步提升前先把佳明从妖皇的手中夺过来,冥皇刚刚对夜左说如果妖皇的实力在六夕至尊之下的话他还是有办法对付妖皇的。

夜左虽然不知打冥皇要用什么办法,但是夜左觉得眼下只能看自己能不能从妖皇的手中把佳明夺回来了。

“怎么这就不行了吗,我的热身还没有开始。”

妖皇口中虽是那么说,但是他的心中还是希望夜左在一旁再站一会。夜左刚刚的那一掌打的妖皇确实有些措手不及。妖皇不知道夜左到底还拥有着怎样的灵技,但是他总感觉夜左一定还有一些特别的手段来对付自己,要不然他不会那么自信地站在自己身前。

妖皇想让夜左在那边多呆一会然后自己的实力再恢复一些,这样自己的胜算就会更大一些。而在妖皇手中佳明的冥气是由夜左传输过去的冥气,那可是圣元镜的冥气。虽然数量不多,但是用在解除封印上还是绰绰有余的。妖皇感觉自己手中的那个人体内的冥气足以帮助自己解封七夕至尊的实力,而自己最后的封印解除还是需要靠夜左体内的冥气才能解开。

“差远呢。”

夜左说着一跺脚,在夜左身后五道鬼门同时打开,无数的冥碑在背后屹立起来。一股股冥气不断灌输在夜左的身上,在夜左的身上先是生出了一身厚厚的骨甲,而在那骨甲的上面一件黑色的风衣慢慢成型,在这个风衣的背后,一个红色的冥字格外的醒目。

妖皇看着那么多的冥气不禁咽了咽口水,那么多的冥气足以即使是一百道这样的封印也能解开啊!

不过可惜的是这些冥气在刚出来的那一刻就迅速扑打在了夜左的身上,这里面的冥气具有强烈的腐蚀性,如果自己凭空去抢的话,自己碰到那股冥气的部位就会迅速地被腐蚀掉。妖皇在一旁根本无处插手,只能看到那些冥气不断地加持在夜左的身上。

“可恶,如果恢复的再快一些就好了。”

妖皇心里怒骂道,当夜左身上的冥气消失的时候,妖皇看到的这个身影就立即联想到了一个人,冥帝。夜左睁开眼睛,可是与冥帝不同的是,夜左的眼睛并不是两个墨绿色的,而是一个红色一个绿色。在夜左的身上隐约有妖界的气息,这个气息应该就是那早已经灭绝的丧棘之鸦吧。

“接下来就要赶时间了。”

夜左心中提醒了自己一句,在夜左的身旁三道冥碑忽然出现,夜左举起自己的右手,只听啪啪啪三声,在那三道冥碑的上面三个幻魄已经被标记在了上面。

妖皇疑惑地看着夜左,他知道夜左又将对自己发起一波进攻,但是却不知道夜左到底想做什么。妖皇的眼睛死死盯住夜左的一举一动,他生怕夜左做出什么小动作。

“九怒!”

在夜左的身后九怒符印瞬间腾了起来。九怒符印在夜左的身后亮起了红色的光芒,一条条红色的丝线把夜左和那个九怒符印连接了起来。夜左觉得自己的实力虽然晋升到了四夕圣元,但是他还是只能发动出五怒的力量。九怒符印对自身体内的力量需求特别大,夜左并不是那种依靠体内庞大灵气去和别人持久对战的人,夜左讲究的是速战速决,这个九怒符印的使用要求对夜左来说确实苛刻了一些。

“你不用担心你体内的冥气,本皇的冥气还够补充你一次,如果成功的话就速度脱离战斗,然后从长计议吧!”

冥皇对夜左说道,夜左虽然同意,但是他的眼睛还是情不自禁地看向了在一旁的冰落,如果一会真的成功的话,冰落肯定会被妖皇留下的。看着冰落的胸口还在微微地起伏,夜左心中有些难受,但是这种难受夜左却说不出口,他从未对别人的生命如此地怜悯过。

“匿影!”

夜左心中爆喝一声,紧接着夜左身旁的三道冥碑忽然化成一道黑光消失了,在妖皇的周围,三道黑曜石冥碑瞬间把妖皇围了起来。

“果然可以!”

夜左攥起拳头,他还不知道自己的匿影符印能将自己身边的东西瞬间转移过去,如果不是冥皇给自己说匿影符印这种使用的技巧的话,夜左可能永远都不知道匿影符印竟还能那么使用。只不过这种转移要耗费夜左大量的时间还有精神力,距离相比于夜左亲自过去也短出不少,夜左感觉这种转移的极限顶多只有三十米!

妖皇警惕地看着自己周围凭空出现的冥碑,心里略微有些沉重,他不知道夜左接下来到底要做些什么。如果夜左直接冲过来和他对抗的话,妖皇可以保证自己连眼睛都不会眨一下。可是夜左如此有条不紊地准备着什么,这一点让妖皇很不舒服,他不喜欢这样被人暗中算计。

“幻魄!”

夜左的嘴角微微有些上扬,随着夜左催动着幻魄第二段,夜左的身体忽然出现在了妖皇身后的那道冥碑上。那个冥碑上标记的幻魄化为冥气慢慢地消失,而夜左手中的镰刀已经准备好了,在来到妖皇背后的那一刻,夜左直接一镰刀砍向妖皇的脖子。

“哼,还是那么简单地攻击吗?”

妖皇低哼了一句,能来到敌人的背后攻击绝对是战斗的一个优势,毕竟背后是敌人的唯一盲区。夜左能那么多次随意地来到敌人的背后,妖皇确实有些佩服夜左的身法,如果对付至尊之境的敌人的话肯定不出几招敌人就被解决掉了。

不过妖皇已经被夜左从背后攻击过一次了,他已经做好了准备,当夜左来到他背后的那一刻,他手中的帝王蝎长枪直接一个回马枪捅向了身后的夜左。

“成功了!”

刹地在一旁不禁惊呼一声,他知道妖皇的枪法非常精湛,妖皇使出的回马枪从来都没有偏过。接着转身的力量,这一枪可以轻松地击穿任何的东西,不过有一个东西妖皇却无法击穿,那就是与那个龙骨椅连接的黑色锁链!

“死!”

妖皇皱着眉头,他用尽了全身的力气转身向夜左捅去。他刚刚已经分析出了夜左的速度如果自己用尽了全力的话夜左应该是躲不过这一击的。

妖皇迅速地转过身去,枪刃迅速地撕裂空气,周围的房屋随着空气的震动瞬间坍塌,仅在千分之一秒的时间,妖皇的枪刃已经捅了出去。可是当妖皇转过身的那一刻,他忽然感觉一丝不对劲。如果夜左是靠那个冥碑过来的话,那么自己身边另外两个冥碑岂不是也能让夜左瞬间移动过去!

“糟糕!”妖皇暗道不好,当他转过身的那一刻,他发现在自己面前只有一个悬空的镰刀,一条黑色的锁链直接引向了自己的身后。夜左早在妖皇转身之前就已经来到了另一个冥碑上。

夜左黑色的手掌混罗已经凝成,夹杂着五怒的力量,夜左这一击足以打出平时的五倍伤害!

“混罗!”

夜左大喝一声,他的右手直接拍向了妖皇的脊椎!

藁城市中西医结合医院预约挂号
兴仁县人民医院预约挂号
东莞治疗阳痿医院
江西治牛皮癣的专家
榆林市治牛皮癣医院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