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浮生 第217章 回报

2020-01-17 00:29:08 来源: 长治信息港

共浮生 第217章 回报

公玉卿在屋顶上与小黑猫对视着,一时间心乱如麻,悲喜难辩。

小黑猫她见过好几次,倒也不是没怀疑过这只突然间就出现的猫,但直到如今,她还不太敢相信这只巴掌大小的黑猫会是她爹化成的。

她爹啊,在她心目中最高贵,最超凡脱俗的男人,居然沦入了牲畜道。

不过即便是成了一只猫,气质依然高冷高贵,超凡脱俗。

只是看着她的眼神总是透着防备和不善,找不到往日的半丝温和。

或许在灵魂的最深处,她爹是责怪着她的罢。

若不然,他怎会找到她娘亲近她娘却对她如此防备呢?

这么一想公玉卿愈发感伤了。

小黑猫盯了她片刻,转身像阵黑烟般轻盈的窜回了屋内。

潜玉则奇怪的说道:“这小猫不知为何额外的注意小姐,我在这待了几个月,就像当我不存在似的,莫不是因为小姐生的漂亮?”

“肯定不是。”

公玉卿摇了摇头,颓然向后一躺。

在屋顶上,她便能感觉到屋内呼吸声。

时重时浅时不时还咳嗽几声的是她娘,几乎感觉不到的是她爹,分外浊重有时还伴着呼噜声的是那个又高又壮的医娘。

她不用看也知道她娘正仰面躺在床上,蹙着小小的眉头,即便在梦中,病痛也如影随形,让她无法真正睡上一个安稳觉。

而这一切,都是因她而起。

她只恨自己不能以身相待,恨自己降生到这个世上。

公玉卿摆明不想说话,潜玉却还是忍不住问道:“小姐可是有什么心事?”

她的样子不像生气也不像忧伤,看起来像是十分颓丧,小脸上写满了厌弃,看着又不像对别人的,而是对自己的。

他实在想不通他那明艳动人的小姐为什么会自我厌弃。

她是天之骄女不是吗,有很多很多的人喜爱她宠着她不是吗,有什么是她想要而得不到的呢?有什么值得她自我厌弃的呢?

公玉卿心里郁闷的要死,原本是一个字都不想说的,可是潜玉一问,又让她觉得有些事说出来似乎更好。

“我娘是因为我才变成这样的,那只小黑猫……是我爹,也是因为我才变成了现在的模样,你说我是不是很该死?”

公玉卿恹恹问完,等了好一会儿也没等到回答,不由睁开眼睛撑起身子向坐在身边的潜玉望去。

潜玉大张着嘴巴双眼直勾勾的望着无声无息窜到院中的猫,显然是被公玉卿的话和突然出现的猫给惊到了。

他家小姐说什么?

说那只小黑猫就是界主?

怎么可能?

如果是的话他早就感觉到了,就像界主夫人一样,就算转生了也残留着原本的魂气。

可公玉卿是不会拿这种事来开玩笑的,毕竟没谁会无缘无故认一只小黑猫当爹的。

而那只小黑猫似乎也太有灵性了些。

潜玉一直觉得它能看懂人的脸色听懂人的话甚至能辨别人的气息,现在愈发的肯定了。

因为公玉卿的话,小黑猫的眼中居然露出了迷茫和思索般的神情。

实在是太诡异了。

因着潜玉的呆相,公玉卿想要倾诉的**一下子又消失了。

毕竟真要她说她也说不出事情的经过,只是看到了一个很坏的结果而已。

凭她想要改变结果的话基本上是不可能的。

公玉爻与沈遥华的魂魄如今都是被世俗轮回所束缚着,想要脱离大抵会与凡人成仙一般的困难。

也幸亏当初她没有一时冲动将沈遥华的魂魄从凡体中抽离出来,否则后果真是不堪设想。

记得当初她的祖父母也曾阻止过她的。

那是不是说明,他们知道的远比她想像中要多得多?却连一个字都不曾透露,一点破绽也没有露出。

为什么不想让她知道呢?

她又不是承受不住,只会……再也开心不起来而已。

那么……他们瞒着她也只是怕她会不开心而已么?

“小姐你去哪?”

潜玉惊呼。

因为公玉卿不知为何突然间起身而起狂奔而去。

公玉卿没有回答,只怕他听到自己的哭音和决堤而出的泪水。

她漫无目的的狂奔,泪水模糊了她的视线,让她看不清自己的方向,她也根本就没有方向。

直到被什么绊到才顺势抱住了一棵大树放声痛哭,一边哭着一边将树身想像成了自己,恨恨的捶打起来。

“公玉卿你就是个祸害,你就是个败类,除了害人你什么都不是,你害自己父母,害自己亲人,害朋友、害不相干的人……你什么人都害,怎么不先害死自己……”

她哭的肝肠寸断,喊的凄惨无比,在静夜之中听起来额外的渗人。

不知不觉间已软倒在地,勉强扶着树身继续哀哀痛哭。

“我以为我已经给你讲过道理了,原来你竟都当成了耳旁风么?”

沉厚中有飘渺,带着一点沙哑,带着一丝温暖的声音淡淡然响在了她身侧。

公玉卿哭到忘我,冷不丁响起的声音尽管熟悉而温柔,还是将她吓的瞠目结舌。

而她一转头律浮生看了一眼之后便将脸转向了另外的方向,神情似乎有些诡异。

公玉卿浑然不知自己的模样有多凄惨,凄惨到让堂堂冥王都生出了不忍目睹之感。

除了双眼红肿神情呆滞之外,还有从额头上流下的血和灰、绿色的脏物,与涕泪一同糊了满脸。

她不仅用拳头捶了树,还曾疯狂的以额头和脸颊蹭过大树,几乎将自己整张脸都毁了。

律浮生突然出现,她也只是怔怔的望着他,脑海中一片空白,好像认不出他了似的。

律浮生站了片刻,见她根本没有回神的意思,只好叹息一声,抬起手掌轻轻拍在了她额上。

他本意是让她睡上一觉,然而手掌将要拍到时却临时改了主意,反而用了醒神之术。

浑浑噩噩的公玉卿因这轻轻一拍而霍然清醒。

“你怎么来了?啊……痛死了痛死了……”

说着话公玉卿顺手在脸上抹了一把,旋即便是一阵跳脚。

律浮生挥手成镜,飘浮在她脸前,淡淡道:“身体发肤受之父母,你现在这般模样便是对他们的回报么?”

芒市人民医院怎么样
铜川市印台区中医医院怎么样
安徽最好的专治癫痫病医院
廊坊哪家医院治疗癫痫病好
青海哪家医院治疗白癜风好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