捡来的破碗是聚宝盆 第一百七十八章 抓住条臭虫

2020-01-17 00:21:02 来源: 长治信息港

捡来的破碗是聚宝盆 第一百七十八章 抓住条臭虫

铛铛铛!

“进来!”

“少爷,出事了。”

“怎么了?”

“我们管辖内的一个小村庄被摧毁了。”

“什么?还有人敢在我的地盘闹事,是革命军嘛?”

“目前还不清楚,不过,根据现场的调查,对方可能是帝具使。”

“帝具使?”

“是。”

“能确定吗?”

“基本可以确定。”

“伤亡如何?”

“无一幸免。”

“该死,走,过去看看。”

“是。”

话说之前刘天宇才得了帝具正欣喜异常,然而还没等他的高兴劲过去,他所掌控的西南行省的一个小村庄出事了。

虽然说搞事的人有可能是帝具使,这就代表着刘天宇只要干掉那个帝具使就可以再次入手一件帝具,然而现在刘天宇一点也高兴不起来,尤其是听到被毁灭村庄的村民竟然无一幸免,虽然说刘天宇对于自己治下的民众谈不上什么爱民如子,但是他治下的民众被人随意屠杀他还是相当恼火的。

一路上阴沉着脸来到事发之地,也就是那个被毁掉的村子,看着被抬出来的尸体上分别有冰冻,火烧,电击以及爆炸等多种伤痕,刘天宇黑着脸向自己的部下下令:“给我查,一定要找到那个家伙。”

“是!”

距离刘天宇下达命令之后的第三天。

距离城镇五十多公里外的某个村庄。

一天前还平和怡静的村子内,现在遍布死相凄惨的尸体以及被大火烧成废墟的房屋。

一声声凄厉的惨叫从一栋幸免于难的房屋中传出。

惨叫声再加上尸横遍地,小村庄宛如地狱。

此时刚刚传出惨叫声的房中。

一个男人在发出最后一声哀嚎之后彻底没了生息。

“阿爸~~~!阿爸~~~!”看着自己的父亲的惨状,在他身后的一个小女孩满脸惊恐,呆滞的呼喊的自己的父亲,此时小女孩的精神已经到了崩溃的边缘。

“不要怕,呵呵呵呵呵,哈哈哈哈哈,我·····”听到小女孩的呢喃声,一个打扮的好似小丑一样的家伙慢慢走向小女孩。

然而不等小丑走到小女孩的近前,突然一声房屋崩塌的轰响传来。

“咦?”突如其来的声音让小丑打扮的人身体一顿,一股强烈的危机感从心底涌出,迟疑了几秒之后,他慢慢挪到窗口探头向外查看。

咻咻咻~~~!

不过就在小丑打扮的人刚刚探出头颅还没能看清楚外面发生了什么事情,一连串好似子弹的石子毫无征兆的向他这边射来,将旁边的玻璃打得爆碎。

“混蛋,到底发生了什么。”忙不迭缩回头的小丑暗骂一声,但是却再也不敢探头出去。

噼噼啪啪!

就在小丑正琢磨着现在该怎么办才好的时候,外面一阵嘈杂的声音响起。

只不过响起的声音很短暂,几个呼吸之间便没了动静。

小丑打扮的人正想在探出头去查看一下情况,这时候他左侧的墙壁被一道身影暴力破开。

还不等小丑打扮的人反应过来,破开墙壁的身影已经出现在他的面前,然后对方一拳砸出,小丑打扮的人很干脆的昏了过去。

是了,没错了,刚刚轻易将小丑打扮的人放翻的就是刘天宇了。

三天前接到自己治下有村庄被摧毁,刘天宇当即下令严查,经过三天的调查,刘天宇终于找到了这些在自己地盘乱来的混蛋。

解决掉小丑打扮的家伙,刘天宇拽着那家伙的衣领好似拖死猪一样走到外面,然后随手将其扔下,黑着脸向着下一处存在生息的房屋走去。

嘭咚一声将房门踹开,刘天宇大踏步走进。

见刘天宇进门,房屋内的人下意识一记鞭腿冲着刘天宇扫出。

只是,他全力扫出的鞭腿,却宛如踢在了一块钢板之上。

“什么?”感觉自己力道十足的一击竟然都没能动摇对方丝毫,偷袭的人顿时一愣。

然而就在他愣神的一刹,他的腿便被一只虎钳般有力的大手牢牢抓住无法撤回,然后在他惊骇的目光中,对方将自己好似甩布娃娃一样直接扔出。

咚~~~!

对方看似随意的一甩,但是让偷袭的人直接飞出,直到身体撞到了墙壁之上这才得以停下。

“噗~~~!混蛋,你····”偷袭的人喷出一口鲜血,晃了晃脑袋好半天才缓过劲来,张嘴就想喝骂几句,不过当他一张嘴又是一口鲜血涌上来,欲出口的话生生憋了回去。

“杂碎,是谁给你的胆子在我的地方闹事?”走到偷袭那人面前,刘天宇黑着脸居高临下的看着对方喝问。

“喂,你是不是找死啊,老子可是席拉,大臣的儿子,敢跟老子作对,就是再跟大臣作对,你们知道和大臣作对的下场吗?”憋在胸口的血吐干净了,偷袭刘天宇的人好似挨揍没记性,此时竟然还戾气十足的冲着刘天宇叫嚣。

“嘭~~~!”

只不过那个自称席拉的人搞错了一点,刘天宇可不害怕大臣,此时他正因为自己治下的村庄被摧毁而恼火呢,所以席拉报出名号之后没有丝毫作用,刘天宇仍旧是一脚踹在他的下巴上,将其又一次踹飞。

“啊····混蛋····混蛋···疼死我了。”破麻袋一样飞了一圈然后再次砸到地上,呆滞了一瞬的席拉这才因疼痛回过神来,大口大口的吐出掺杂着鲜血的碎牙。

啪嗒!

还不等席拉将嘴里的碎牙全部吐出来,刘天宇这时候又一次走到他跟前,只不过这次刘天宇没在将其踢飞,而是一脚踩在其脑袋上,让其动弹不得。

“大臣的儿子,大臣的儿子就可以在我的地盘上肆无忌惮的乱来了么?还有,你刚刚说和大臣作对的下场会怎么样来着?”对方报出名号之后,刘天宇这时候也终于对对方有了印象,眼前这个脸上涂画了十字型图案的家伙,好像还真是大臣那个混蛋儿子,只不过,大臣的儿子不是应该在帝都么,还有,大臣的儿子不是空间帝具次元方阵·香格里拉的使用者么,这么轻易的被自己搞定,好像事情有些不对头啊。

不过虽然心中疑惑无数,但是现在刘天宇还是觉得先解决这混蛋摧毁自己治下村庄的事情,最起码自己胸口这口郁气得先发泄出去,之后再说其他的事情。

“啊,可恶!!!你这个低贱的垃圾,竟然敢这么对我,我可是大臣的儿子啊!”被揍了还能忍受,但是被人踩着头席拉终于忍无可忍了,被屈辱冲昏了头脑的席拉此时恶狠狠的叫嚣着:“不可原谅,不可原谅啊,一定要杀了你,煮杀,斩杀,烧杀,裂杀···啊~~!老子要你都品尝一遍!!!”

“嚯~~!你还真敢说啊。”听着席拉这时候还敢叫嚣,刘天宇微微一愣,虽然知道眼前这家伙是个不知天高地厚的混不吝,但是没想到他能混到这种地步,他这到底是乖戾到无脑的程度,还是真的以为大臣的名头能够护得住他。

不过想想也就释然了,这个二货可是连艾斯德斯抖敢偷袭家伙,和这种脑残的家伙交流,正常对话是行不通的,只能利用其它方式。

于是刘天宇踩着对方脑袋的脚一用力,直接将对方的脑袋连带着上半部分身体一同踩到了土壤中。

“啊~~~!”虽然地面不是很硬,虽然席拉从小就精修武艺骨质强度惊人,但是生生被踩到地里,席拉还是发出一声痛苦的惨叫。

“呐,现在能够清醒一些了么。”伸手将席拉拽起来,刘天宇对上席拉血肉模糊的脸庞问道。

“呸~~!老子一定要杀了你。”

席拉这家伙真的是无脑到没救了,都到了这个时候他还硬气的不得了,对着刘天宇喷了一口血痰,然后阴唳的瞪着刘天宇。

“嚯?还这么有精神,好啊,那咱们就继续。”虽然刚刚躲过了对方吐像自己的血痰,但是被人对着脸吐痰刘天宇还是窝火的很,原本因为对方在自己的地盘乱来刘天宇就很愤怒,现在对方又对着自己吐痰,刘天宇的火气彻底被对方点燃了。

接下来一段时间,只要是刘天宇能够想到的刑讯手段基本都用到了对方的身上。

别说,席拉这个混蛋虽然脑残但是还真是硬气,居然在刘天宇的刑讯之下真的抗了下来。

“硬气,佩服啊,那再试试这个,如果你还能抗下来,那我就放了你。”说着,刘天宇将手放在了对方后背,并且屈指掐住了对方的脊椎。

“等等,我投降,我投降。”感受到对方逐渐开始用力,好像要生生将自己的脊柱抽出来,这时候席拉终于害怕了,挨打挨抽席拉不害怕,甚至断手断脚席拉都不怎么在乎,可是脊柱被拽出来,先不说没了脊柱会不会死,死了到了罢了,一死百了不受痛苦,但是脊柱被拽出来万一死不了,那么到时候他就成了一个直不起身的废人了,席拉可不想以后的生活都在床上度过,所以他终于服软了。

“哼,贱皮子。”刘天宇也没想过弄死席拉,最起码在没解开心中疑惑之前,刘天宇还没打算干掉对方,所以一见对方服软,刘天宇就罢手了。

“回答我,你不在帝都乖乖带着,跑到乡下来干什么。”停手之后,刘天宇看着席拉问出了第一个问题。

“岂可修···是我父亲让···让我出来游历的,未来如果想要继承他的位置,他可是不会给我一点支持,人手,金钱,都得自己想办法。”虽然刚刚开口服软了,但是现在刘天宇停手之后,席拉又有死灰复燃之势,不过当他看着刘天宇的手又有放到自己后背的趋势,当下赶紧咽回要骂出口的话,不情不愿的回答刘天宇的问题。

“这样啊。”刘天宇点点头然后瞥一眼不远处一个半死不活的胖小丑:“所以说,那个家伙就是你找的第一个手下?你的眼光还真是有够差劲。”

“哼~~~!”搞事情还被抓了,席拉此时将所有的锅都丢到了小丑打扮那人的头上,怨毒的瞄一眼不远处此时尚未醒来的那人,心里将对方骂了个狗血淋头,浑然没想起之前自己做下的事情。

“第二个问题,你既然出来找帮手,那么事先你总会有所准备吧,你的帝具呢?大臣不可能就让你这么出来吧。”第一个问题问完,刘天宇继续第二问。

“没有,如果我有帝具,我会这么轻易的被你抓住?”说到这里席拉毫不掩饰脸上的怨毒之情继续道:“我刚刚不是说过了么,想要继承我父亲的位置,我父亲不会给我一丁点支持,就算是我想要帝具,也需要我自己去找。”

踏踏踏踏踏踏~~!

吁吁吁吁吁~~~~!

就在席拉话落,一阵疾驰的马蹄声由远而近的传来。

听到声音,刘天宇扭头顺着声音传来的方向看去。

“少爷,您的行动太鲁莽了。”来人距离刘天宇不远处勒马停下,下马后一路小跑来到刘天宇跟前冲着他抱怨。

“这不是因为听到有人在伤害我的子民所以我心急么。”刘天宇看着来人笑着解释了一句,然后继续道:“而且我现在不是没事么,安心吧,安德丽雅,你家少爷我可是很厉害的,区区宵小,可奈何不了我啊。”

“哼~!”虽然见刘天宇的确毫发无伤,但是安德丽雅对于刘天宇之前的举动仍旧很不满意,现在板着脸和刘天宇赌气。

是了,之前接到报告,说三天前摧毁村庄的犯罪分子此时又犯案了,刘天宇得到这个消息之后直接单枪匹马杀了过来。

知道犯案的人很有可能是帝具使,所以尽管清楚刘天宇实力非凡,但是身为刘天宇女仆长的安德丽雅还是很担心对方,所以在刘天宇动身之后,她也直接追着而来。

“好了,好了,我保证下次不会再擅自行动了。”看着安德丽雅和自己赌气,对于这个对自己忠心耿耿的女仆,刘天宇的容忍度可是相当大的,所以伸手揉着对方脑袋哄慰对方。

江西省肿瘤医院
汕尾市第二人民医院
治疗白癜风湖南哪家医院好
九江治疗妇科哪家医院好
湖北好的癫痫病专科医院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