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界巫师路 第九十七章:恶寒

2019-10-17 18:37:03 来源: 长治信息港

异界巫师路 第九十七章:恶寒

.

银色的光芒从小屋中间闪过。

弗莱娅想也不想抽出匕首向莱娜的脸色划去!

‘咔嚓!’

锋锐的匕首夹杂着狂暴的气流在地上留下了一道深深的痕迹。

而现在莱娜所站的位置却是空无一人。

弗莱娅背后炸寒的扫视着周围。

篝火的温暖光芒照被弗莱娅刚才那一击弄的火光摇曳。

但她发现在艾希伯恩的怀里,莱娜的身影正依偎着他静静的睡着。

“这是怎么回事?”

弗莱娅盯着莱娜的方向,觉得事情有些出乎寻常的诡异,而且刚才自己弄的动静也不小,但是却什么人也没有惊醒,作为警戒用的尖叫沙尘也没有做出反应。

她摸了摸后颈,发现那里早已布满了一层细密的冷汗。

想了想,她走到近的兰德身旁,用脚稍微踢了踢他的身体。

“兰德学长,兰德学长?”

轻轻的呼唤带来的却是毫无反应。

弗莱娅皱眉看着睡的好像死过去的兰德,心底微微有些发毛。

好像整间木屋除了几人的呼吸声外,没有其他的声音。

外面的浓雾依然浓郁。

忽然间,她好像想到了什么,迅速从自己的腰囊中拿出一个黑色小口袋,打开封口往里一看。

原本装着的金色阳光粉此刻大部分居然都变成了黑褐色,而且还有着缓慢质变的倾向。

“这…”

阳光粉的变化让弗莱娅瞳孔微微一缩,顷刻间便把手中剩余的阳光粉以自己为圆心向四周撒去。

金色夹杂着黑色的粉尘顿时布满了整间屋子,随着重力徐徐落下。

‘滋滋…’

突然,犹如过电的声音紧贴着弗莱娅的后背传出。同时她感觉到一股阴冷的凉风吹拂着她的脖颈间,好像在那里伸进了一个冰冰凉的小手掌。

这突如其来的感觉让弗莱娅立刻头皮发麻,浑身鸡皮疙瘩。

头也没回,沾了稍许阳光粉的匕首立刻朝着背后刺去。

“啊!!!”

少女独有的尖叫声在刺到的位置传出。

在弗莱娅的背后一个模糊的人影正扭曲着翻滚着,一滩黑色的液体凭空顺着匕首缓缓的流到了地上,不一会儿形成了一个小小的水洼。

而在液体流尽后,那尖叫声也慢慢变小。直至消失。

弗莱娅转过身。感受着那股莫名的阴冷感慢慢褪去,心底也彻底证实了刚才的猜想。

“怨灵…”

黑色的液体漫到了她的脚边,在和落下的阳光粉接触后便炸出一道道黑色的火花。

她俯下身。伸出手指点了点那黑色液体,放到鼻尖轻轻一闻。

一股刺鼻的血腥味夹杂着淡淡的尸臭从那里液体中散发出来。

“果然是恶念…”

感受着指尖的冰冷,她眉头微微一皱,迅速甩掉那黑色液体。

在死灵系作为助手工作了那么久。对于灵体一类的东西虽然见过的不多,但是相对来说却也熟悉一些。

灵体是人死后精神所凝聚成的一种特殊的能量反应。本身是无意识的,一般普通的学徒是看不见的,只有接触过死灵系的巫师通过一些手段才能发现这些家伙。

灵体大多数都是无害的,但也有一些特殊的灵体却因为生前因为种种原因心有不甘。死后化为灵体便会自带一种执念,这种执念有好有坏,取决于生前的遗志。

“一般来说。灵体虽然是生命的另一种形态,但它们的形体应该还是属于生前的造型。那么…”

弗莱娅转过头,看向依然沉睡的莱娜,心中的越发的凝重起来。

她想了想,把手中的匕首上的黑色液体和粉尘都清理干净,然后从腰囊中拿出一个小巧的试管,透明的液体在里面微微荡漾。

拔掉塞子,她把试管里的液体小心的淋在匕首上,收起空着的试管,然后轻轻的向莱娜走去。

那个试管和阳光粉的作用一样,是弗莱娅为了应对死灵系的负能量所准备的。

“灵体是不会骗人的,那么真相便只有…面前的这个莱娜是假的了…”

纵然不知道面前这个假扮莱娜的女人到底是谁,但无疑真正的莱娜已经死亡了,这对现在的弗莱娅来说不为是一个危险的存在。

俯视着看着拥有着和莱娜外表一模一样的人,弗莱娅身形顿了顿。

手中的匕首夹杂着巨大嗡嗡声朝着她直接刺过去。

‘砰!’

坚实的地面被刺出一个大洞

,莱娜的身体更是在这股巨大的穿透力下以腰部为原点直接被斩成两截,血红色的液体和内脏洒了一地。

而被弗莱娅刻意避开的艾希伯恩也难免的半个身子都沾满了这些东西。

“结束了…”

虽然不知道为什么大家依然还在沉睡,但面前的这个‘莱娜’却是死的不能再死了。

血液还在蔓延,弗莱娅看着尸体稍微后退了两步。

正当她想着怎么处理好这具尸体时,在‘莱娜’断了的两截尸体的断处,一阵悉悉索索的声音从那里传来。

不知何时,外面的浓雾停止了翻滚,同时一个女子呢喃的声音也从浓雾里隐约传出来。

那声音好像是歌声又好像是轻轻的细语。

刚才还感觉危机过去的弗莱娅顿时身体一僵,脑后一阵阵的炸寒。

‘咔嚓’

门开的声音。

她缓慢而僵硬的转过身,手中的匕首此时不停的发出腐蚀的响声。

匕首上的液体好像遇到了强酸之类的物体,冒出一股股难闻的气味,挥散在空中。

在弗莱娅的视野中,木门处,一身白色连衣裙赤着双脚的莱娜定定的站在那里,嘴巴一张一合,含糊不清的声音正是从她嘴里吐出的。

‘撕啦’

豁然间一只苍白的手从弗莱娅旁边的那具尸体的断裂处伸了出来。

好像那尸体牵连着某一个诡异的隧道,随着那手的伸出,接着是头部,身躯。

不一会儿,另一个穿着白色连衣裙的莱娜也出现在弗莱娅的面前。

浓郁的恶寒,一时间瞬间充斥着整个房间。

一直燃烧的篝火在浓雾的掩盖下,也慢慢熄灭。

弗莱娅睁大双眼,看着前后两个同样的莱娜,前所未有的压迫感在心底暮然升起。(未完待续)

岳阳治疗阴道炎医院
福建治疗睾丸炎方法
南通治疗包皮包茎医院
岳阳治疗月经不调方法
福建治疗睾丸炎费用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