获奖图书就是网民心中好书?报告称读者更愿看口碑“毕业”

2020-04-02 15:29:59 来源: 长治信息港

S A 阿列克谢耶维奇取得2015年诺贝尔文学奖以后,迅速引爆图书市场的销售。据亚马逊统计,自消息公布至第二天15:00,其作品销量与前一天同时段相比增长100倍,其作品排名也从前一天亚马逊中国图书总榜5万名上升至总榜20名。

S.A.阿列克谢耶维奇取得2015年文学奖以后,迅速引爆图书市场的销售。据亚马逊统计,自消息公布至第二天15:00,其作品销量与前一天同时段相比增长100倍,其作品排名也从前一天亚马逊中国图书总榜5万名上升至总榜20名。记者了解到,2012年后,磨铁图书旗下铁葫芦品牌陆续引进并出版了阿列克谢耶维奇的4本书《我不知道该说甚么,关于死亡还是爱情》、《锌皮娃娃兵》、《我是女兵,也是女人》和《妈妈,我还是想你》。最新作品《二手时间》也即将由中信出版社带给读者。


获奖前后的图书印数:从不到1万到十几万


阿列克谢耶维奇获奖的消息公布后,磨铁图书编辑陈亮的手机一直保持占线,他是阿列克谢耶维奇在中国已出版的4本书的责编,在办公室接受媒体电话采访,清晨1点才回家。第二天下午,记者抵达磨铁办公室,目击了他接受采访和应对加印的各种繁忙。他的办公桌上一摞书的最上面是同事送来的礼物——一包中华烟,下面压了一张白色便笺纸:“你的作者和你都实至名归,谢谢你独到的眼光为大家带来这样好的作品,祝愿。并祝新书大卖。”


“出的四本书里,《我不知道该说甚么,关于死亡还是爱情》(又译作《切尔诺贝利的回忆》)和《锌皮娃娃兵》是旧书。《我是女兵,也是女人》(又译作《战争中没有女性》)、《妈妈,我还是想你》(又译作《最后一个见证者》)是今年8月新出版的。”陈亮终究忙完手头的事,和记者讲起出版背后的故事。“前两本销量很一般,反响很小。诺奖被提名的作者有两种命运,一种是像村上春树一样,得不得奖都会有读者;另一种就像阿列克谢耶维奇一样,不管提名多少次都不会卖得很好。”正是这样的缘由,编辑和译者才决定在书名上下点“功夫”,“有人和我说这个名字太文艺了,我们这样做也是考虑到销量。”在颁奖前,谁也无法预测诺奖得主的时候,他们只能守旧。“这4本书的起印数都很低,不到1万。”


“能顺利出版已不容易。”陈亮告知记者出版前后的曲折:“《我不知道该说甚么,关于死亡还是爱情》讲的是切尔诺贝利核爆炸的事,里面提到一些的欺骗,可能是有些敏感。实际上这本书很多出版社不敢出。后面《锌皮娃娃兵》也涉及到政治层面,一样面临敏感。她的书稿经常会从一个出版社流浪到另一个出版社。”


在获奖以后,阿列克谢耶维奇的作品就有了新的命运。“目前4本书平均各加印10几万册。加印首先要改腰封,就要很庸俗地改成——嗯,文学奖获得者。”陈亮说,获奖以后,1出版社马上发来消息,希望下1本阿列克谢耶维奇的书能与磨铁合作。“但之前为何没斟酌过呢。”


新书将出:“两个月以后读者还会记得诺奖吗?”


而在行将出版阿列克谢耶维奇最新作品《二手时间》的中信出版社,学术分社编辑张伊坐位上的日历本被写得满满当当。由于《二手时间》还未面世,她的压力更大。原来她在磨铁工作,是陈亮的同事,一直负责和阿列克谢耶维奇的版权经纪人联络中国出版事宜。今年上半年,她入职中信出版社后,多方协商后,中信决定出版《二手时间》,“我认为阿列克谢耶维奇的非虚构讲述是有穿透力的,《二手时间》是她最新1本书,讲苏联解体后普通人梦想破碎,离现实很近,很多人和我说对这本书期待更大。”谈及选题策划进程,张伊说,“关于急剧变动社会里普通人的得失,我们读者已关注到中国和美国的情况,反而是苏联这段几近是空白。在选题之前,出版社领导拿着全部稿件到社科院请专家审稿。”她告知记者,“目前还没有删节。”


据悉,这本书预计最晚在2016年年初问世。更大的压力来自于出版周期,“两个月以后读者还会记得诺奖吗?”他们有点担心,编辑和营销乃至想出众筹的办法在书面世之前为其预热。“固然肯定首要是保证翻译的质量”,他们给译者吕宁思订了翻译时间表。据了解,中信出版社已经为该书设计了暂定封面,并且在中信的APP“有样儿”上开辟了《二手时间》频道,直播这本书的出版进程。


(编辑: )

筋骨疼痛活络油多少钱
血栓看哪个科
晚上多夜尿吃什么
治口腔溃疡最快的药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