換個視角看三網融會說說沙漏模型

2019-05-02 07:21:26 来源: 长治信息港

摘要:三融合,這個在上世紀就已正式提出,甚至被寫在國家“九五”計劃中的事,在這十幾年來一直攪動著一批又一批的理論家和實踐家,也一直困擾著一代又一代的業界精英。各種權勢在這個進程中相互角逐、相互防備,有時又相互依靠。而一樁樁以“融會”為名義和目的的故事,也正在以不絕的抗爭和廝殺展現在人們面前。可以說,3融合的波折路程正折射出在中國政治和文化體系中進行改革的曲折和艱辛。

三融合,这个在上世纪就已正式提出,甚至被写在国家“九五”计划中的事,在这十几年来一直搅动着一批又一批的理论家和实践家,也一直困扰着一代又一代的业界精英。各种势力在这个过程中相互角逐、相互提防,有时又相互依靠。而一桩桩以“融会”为名义和目的的故事,也正在以不绝的抗争和厮杀展示在人们眼前。可以说,三融合的波折路程正折射出在中国政治和文化体系中进行改革的曲折和艰辛。

1、前言

从字面而言“融合”是将现存的事物合在一起,是改良、改革、抑或革新。但这只是其中一面,三融合所指的“融会”不再是对物理事物的简单合并,而是机制体制上的融会。从更深层次来看,三融合更是一次革命,除了融会,更多的会是创新。可以说,3融会将是对现有的络、机制、模式的一次根本性革命。

二、源动力

首先,从三融会的源动力来看。有人说是勤俭投资避免重复建设,也有说法是打破部门间隔和市场垄断让利于民,但这些都还只是可能带来的潜伏“边际收益”。目前国内多部门间隔的条块分割造成重复建设已是普遍现象。从交通运输到公用事业,从能源系统到电信络,凡是国有企业寡头垄断的市场无一不存在重复建设问题。一旦提出节约投资的政策后,往往也堕入“提出政策——找出对策——追加投资——重复建设——再提出政策”这样一个死循环。一者是这些大企业都不缺钱,二者是机制上的束缚不解除自然无法避免这样局面的产生。

所以说,一定有一件对于三融会的主导者而言,比上述这些需求更迫切更需要解决的事,而这件事才是推进三融合真正的源动力——这就是双方的“控制欲”。为什么这么说呢?先让我们回顾一下“3”的发展情形。

其实国家对“3”的表述是有一个变化的过程的。早的“三”是指电信、计算机和有线电视;目前“三”一般是指电信、广播电视、互联。从字眼上的变化可以看出三个络在此期间的发展。电信没动,有线电视变成了广播电视,内容有了一定的扩大。的变化是计算机变成互联了,可见互联的发展其实是快迅猛,也是影响深远的。

三中,电信广电与互联还不一样,互联并不以实体形式存在,它是依托于其载体存在的。由于“三”并不在一个层面上,所谓的融合也就难以界定。同时由于互联不以实体形式存在,在监管和控制的难度上大大增加。其发展速度快,用户年龄较轻,特别是其开放式的特性,令管理者颇为头痛。究其本质,互联的发展展现了一种与之前完全不同的模式和形态,其功能扩展性极强,也没有可预期的未来状态。习惯了在封闭和半封闭络状态下监管和控制的管理者无法按原来的方式继续掌控。

除此之外,由于互联的蓬勃发展,原来封闭和半封闭的电信广播也开始了革新。各式各样的沟通方式和内容传播途径开始在体制内部萌发出五花八门的形态并且在今后的发展中不断演进。也由此引发未来的不可测性和加大监管的困难程度,挑战了政治文化体制内的核心原则。因而,形形色色的牌照、封杀令、几几号文、XXXX治理纷纷出笼,以期围堵无法监管的信息流动,保护其核心利益。这样做的结果只能是挂一漏万、掩耳盗铃、怨声载道。面对如此乱象,管理者肯定要找一个能够毕其功于一役的解决方法,奉圭臬而尽诛其根,将目前与未来的挑战尽可能地在机制体制上消除。所以说“控制”就是源动力,因为这是管理者的核心关注点。只有这个焦点得到照顾后,才有可能发展和改善民生,发展下一层的次核心利益。“3融合”正是这样一个可以挥舞的剑棒,是由管理者为保护其核心利益而发动的一次革命。

[NextPage] 三、“沙漏模型”

眼下信息沟通和传播方式愈来愈多,新型载体也层出不穷,而政府的建设方向是精兵简政的服务型政府,这样一对矛盾,要如何才能协调解决好呢?先来看一下具体的信息流链条。

无论是实际存在的电信广电还是构架其上的互联,其信息流动链条是相同的。在原来的生态环境中,所有这条链上流动的信息理论上都可以在任一环节得到监控。但实际操作中由于上游的内容提供者高度聚集且自律性强,其产品是可预测、易控制的,所以监控的主要精力只需要放在内容审查和传播控制上。随着上游的内容源愈来愈多,内容集成这1环节的控制力度也得到了加强。同时由于下游的传播络处于封闭和半封闭的状态,监控往往以易实行的过滤和欠弹性的封杀为主要手段。特别是如果承载这一信息流动链条的是一或两家管理者可以控制的机构,则管理起来并不困难。

可是随着时期的前进,链条的监控变得如此脆弱。

种情况:反向传播

当这条链条的下游,也就是受众,又成为了内容的生成者,也就是这条链条变为双向流动时,问题出现了。监控环节重心偏高,造成了反向信息流无法得到有效监控,从技术手段上也只能是处于穷于应付的疲痹状态。(如SNS)

第二种情况:机制外机构承载

如果由一个非可控的机构来承载这1链条,或者跨越监管环节控制受众终端和内容生成集成,则其回避监管也非难事。甚至可以根据需要来控制全部信息链条的传递。(如Google)

第三种情况:新业务链条的出现

新的业务带来了新的信息传递链,但其监管环节处于失位状态。互联在中国用了多年以后,才有了一个监管功能非常弱的监管机构。而新出现的多如繁星的OTT业务更是无对应监管机构。无监管的结果不会是信息在无监管的状态下自由传递,而只会是面临封杀,或者地下传播。(如互联视频)

第四种情况:多链条并存或交织

以上讨论的还只是单一链条的情况,事实上现实中是多链条并存的情况。这类状态下,每一链条都需要有不同的监控环节和监控机构机制。由于业务形态不同、利益诉求不同和部门条块分割等原因,管理者以及各监控部门只能是各管一摊,机构多、机制复杂。如果链条之间再一交织,就会乱成一团,难以监管。(如IPTV)

既然管理者要毕其功于一役,那就只能打蛇打七寸。将所有的链条中关键的监控环节捏起来,杜绝机制外的传播途径,以尽可能少的组织、尽可能精简的力量来控制这1环节。对这一环节两端的上下游,完全可以放开,令其进行自律性管理。如果把这个理想化的形态画出来的话,颇似一个沙漏,如下图。

[NextPage] 沙漏中细腰的那部分,就是监控的关键部位。捏住这一环节就是捏住了整个产业的七寸。顶端的内容生成是个开放的生态环境,、文字、图像、影视、数据信息均包含其中。内容生成者在自律的前提下自由生成信息,开展合理合法的适度竞争。如果你不自律,那生成的内容将没法通过后面监控环节,反过来也会影响到自身生存。

内容集成环节,是一个市场区间,同时也起到了一个初步过滤器的作用。这个环节的参与者有的只在这个环节存在,如门户站、行业服务商;也有参与到其它环节的,如电视台、出版社等等。

内容审核环节的参与者不会太多,基本上是目前各链条中各管一摊的监控者,往往是权利机构。如广电的审核部门、文化部、署、运营商信息安全部门等。这个环节的部分参与者也会是内容生成环节的监管部门,但这一环节的更重更多。

传播控制部门眼下还是依附于络存在,要从根本上解决问题,只有成立超行业跨部门的监管机构,由管理者直接或由其信任的团队负责监管。而这一定会是“三融合”终所必然的走向。。由于其独特性、重要性、和聚集性,这一环节的失缺将会是不能接受的失败。

至于物理传播和终端,将会是一个开放的,有序竞争的市场环节。有形的、虚拟的;有线、无线、卫星;摹拟的、数字的;一切都可以通过竞争来取得市场,争取受众。

这个模型有点类似于我国的金融监管体系。监管层面的束口很紧,管理者可以直接或通过代理人操作。细腰上面,是各种金融行业产品,而银行、券商、保险公司等部分扮演了集成者的角色。细腰以下部份,终端受众购买金融产品和服务可以选择你喜欢的渠道,但受制于在你生活可接触访问到的那些渠道范围。同样的,如果你把细腰以上部分看成是汽车制造业,把以下部分看成是公路运输业,此模型也大致适用。

从这个“沙漏模型”可以看出,这不单单是一个仅涉及到广电或电信的模型,所有的信息业,包括了纸质信息、视听媒体、数字化应用服务等,都可被容纳在了这个模型中。传统媒质和类互联的新兴业务形态将被融合吸收进入这个模型以得到监管。三融会将是打造这样一个模型的关键实践,因此3融合的广度和深度都将是无比空前的。

四:博弈

开头说过,目前三融会大家谈得比较多的是广电和电信运营商,但这局棋其实是在管理层的导演和组织、裁判下进行的。参赛的都是国有企事业。要是比喻成一出戏, 倒有点象古代宫廷戏。一般太子不是立长就是立强。万一几个儿子都有各自的支撑力量,每个人的整体气力差别不是太过差异,则往往会发生宫廷斗争,强者自然胜出,物竞天择而已。只是如果君王的权威有限,不能控制斗争的烈度,反而有可能引发惨剧。广电和电信运营商,就是那些或长或幼、或嫡或庶的处于争宠中的皇子们,明争暗斗中,管理者也正在观察和选择。和古代君王一样,斗争的表象是某个利益团体的上或下,但其背后的真正目的还是在于江山社稷。所以可以这么说:三融会会带来各式各样你死我活的斗争,但是这是有限度的竞争,不能影响到国家的稳定和利益。这种意见在国家指导文件中已有过明确论述,可以很方便地找到。一样的,这也说明3融合将没有路标可循,剧本会有的,规则也会有的,但是难道如何具体斗争也要君王手把手教给未来的储君们吗?

另一方面来看,现在出现在前台斗得火热的角色,并不一定就会是将来的。有的皇子现在可以坐山观虎斗,但当时机合适的时候,完全可能出手参战,到时候如果先前的参赛选手已气衰力竭,手到擒来也未必可知。举例来说,想一想在上面这个模型中有多少内容是可以由文化部参与的,就会发现先前关于“大文化部”的传言实在不是空穴来风。当然也有很大可能是现在的皇子都没法继位,胜利者会是一个新的组织和团队,融会了部分参赛者的能力,这是我们眼下没法预测的。正如“沙漏模型”中关键的传播控制环节到底是由现在的哪个部门或是一个全新的部门来掌控,我无法回答。

一句话,在这场博弈中,只看到广电和电信运营商,将是非常短视的,有些重量级的观战者无法被忽视。

[NextPage] 五、广电和电信运营商的危机

接下来讨论一下在“三融合”中曝光率的两大直接对搏的高手:广电和电信运营商。其实这两大高手如果套用“沙漏模型”去看,都有不小的危机,“三融合”的过程都将使其无法完全达成其现在的设想,都不得不仰人鼻息。可是,这难道不是“导演”和“裁判”希望看到的局面吗?不过既然是危机,就是有“危”也有“机”,凡是变化中的事物,好和坏都是互相依存,会互相转化的。

其实两大高手这类说法其实不正确,应该是两大团体。广电系数千实体,包括了内容制作、集成、审核、播放络等等各各环节。要命的是各个实体间的关系实在是又乱又不紧密。而做为系统指挥官的广电总局,也是一个没有经过实战,靠和上层关系亲密而得宠的身体健康欠佳的嫡系。朝令夕改和强硬封杀是其特长。可恰恰广电其实从来没有做为一个统一实体存在过,上一级对下一级,只有杀威棒,却拿不出胡萝卜。

再来看看电信运营商,其实也是一个集团。三个兄弟都是一个妈生的,身子骨都比广电要强,兄弟间能力各有千秋。)各自为战,战功赫赫,只是政治头脑都还不如广电。而平日里相互之间也是打打杀杀不断,只是现在事到临头,才捏在一起共同战斗。保不齐接下去被外人一番挑拨,兄弟阋墙,如现在广电和移动的宽带接入合作现象。

从广电系的优劣势来看。那就是漏洞形态细腰的上半身比较强壮,络侧的能力较弱。电信系的优势正集中于下半身。相应的,广电系就会找机会提升下半身的能力,而电信系则打破头也想住内容生成和集成侧靠拢。可以这么说,由于细腰上下两段的业务属性有着天然差异,想直跨细腰一统上下的可能性实在很低。而由于广电系的天赋能力,其对监控环节的参与度和参与能力比之电信系高了很多。但如果从模型整体来看,由于包容的业务形态太多,远超其擅长的影视内容,所以广电系能否在监控环节得到多大宽度的参与权,令人生疑。

广电系的构成很是复杂,有台之分。台是内容制作、集成和播控的主要实施者,而则负责内容的物理传播。由于各省地市的广电部门结构迥异,所以具体到某一实例上,表现形态就有时候变得光怪陆离。而且指挥官一会儿说台分家,一会儿说台不能分家,意欲何为呢?其实这正是由于广电内部结构处于一个非稳态的直接反映。分家,在有线络无法赢利,监管却不能放松的情况下,与链的上游分离,有利于甩包袱,有利于专注于主业经营。时过境迁,三融会的脚步开始触及到广电体系内容的痛点。被推上前台的广电系明白,没有接入络的优势,在全部模型中的地位将会被弱化,很有可能只有苦劳没有功劳。从信息媒体的业态本质来看,渠道加内容就可能成为,而且想台分开那剥离的难度又十分大,还不如合在一起,加大自身的竞争砝码,才是上策。

其实在这次博弈中,广电系手中应该是一把好牌。首先,是广电业务和管理者需求之间的天然契合度。“控制”缘于安全感的缺失,而安全感缘于文化和意识形态上的认同。而广电现有的业务形态与此是相适应的,不管是业务内容、监管手段还是现有络。张海涛就在今年说过要“限度发挥广播电视的三大优势:单向传播、宽带接入、用户资源。”这三大优势可以很好地满足管理者的“安全”需求。如果没有互联等新的、承载于电信上的新业务产生,3融会的迫切性就没有这么大。广电凭借现存络的封闭性,可以过上不错的日子。所以说广电系从内心深处,并不希望三真正融会。现在是考验广电领导层的智慧的时候了。只用杀威棒,没有胡萝卜是解决不了问题的。牌好,牌技臭的话,一样会输。更何况广电系内部也不是铁板一块,如果老大不能防止小弟们埋头打小算盘,到头来可能栽在自己手上。如湖北楚天借壳上市的现象。

回头看看电信系。他们在这场博弈中也会失去许多原来以为属于自己的机会。运营商一直在避免做管道工,但是如果套用“沙漏模型”来看,这是其不可逃避的宿命。运营商不但要做管道工,还要做个担的管道工。运营商要去做上游环节,不是没有可能,但是不可能在现有体制和结构下做。在一个正常的产业链环境下,链中聚集度高的企业向上下游延伸是再正常不过的战略选择了。但在这个“沙漏模型”中的产业都属于特殊化的产业。运营商要向上突破细腰难度非常大。这个难度比广电要向下突破细腰,做好有线接入的难度更有挑战。加上目前工信部,特别是原信产部那部分的发言权日趋边缘化,所以运营商在这次博弈中难度增加很多。倒是原电子部的力量现在愈来愈浮现出来,家电厂商和硬件厂商在三融合中的作为也越来越大。同广电系一样,电信系也不是一个无缝蛋。广电总局利用手中的权杖驱动工信部内部力量互相争风吃醋,比如发放互联视频牌照,以使互联视频与IPTV视频互搏;同时不少地方广电也和某些运营商眉来眼去,意结连理。一样的,内部发生的崩溃会使整个队伍的坍塌来得更快更猛烈。如何利用好电信系业务能力强,对电信出口等关键节点业务的垄断控制优势来抗衡对手,进而终胜出,也是一场体力和智力的马拉松。

[NextPage] 六、接入的乱局

“沙漏模型”的重心在上半部分,所以下半部份的物理传播环节,也就是接入络部分乱象迭出。而由于受众面广,这一部分的市场容量是非常大的。广电系从“台分离”到“台不分家”的说辞说明了这部份的争夺是会带动和影响到根本层面的政策取向的,毕竟“三融合”的目标落实和成果检验终还是在于千千万万受众的感受。一个管理者认可但广大群众不认可的改革是不可能成功的。

电信系的络可能结果,已经在上文有所阐述,在此重点说说广电有线络的未来。广电系具有广播式的CMMB、地面数字广播、直播星等无线络,这部分络的能力是电信系及其它对手无法复制的,也是无需管理者担心的部分。但如何利用好这1优势,与有线络结合互相支持,从目前技术和政策,以及广电自身结构问题来看,无法有效取得突破。而对有线络,根据目前的进展,结合“沙漏模型”来看,我认为广电的有线络可能有三种局面供选择。

上策

有线络全国一统,成为一个运营商或准运营商,除视听业务外,还提供其它通讯服务。甚至于得到互联国际出口或类似于WIMAX的牌照,直接加入络大战,这已是其能得到的结果了。

中策

部份基础好的省市实现了上策中的理想,而中西部大量的基础差起点低负担重的有线络仍只能躺在当地财政的身上继续吮奶。从而造成强弱分明,割据分化的改革不完全局面。其实这样的局面并不比现在的情况差,差的地方还是差的,好的地方可以更好,只是改革的目标将无法彻底完成,在“3融合”中的话语权也就自然份量小了。

下策

各地的有线络被融化,而不是被融会。各地分片找运营商合作。而原股东在可以收回成本得到回报的情况下,甚至于可能将其并入某运营商。只要“沙漏模型”的传播控制功能能正常发挥作用,这何尝不是一个好选择?

七、偏向性

许多人认为管理者是拉偏架的。不过请不要怀疑上段上中下三策中一种情形产生的可能性,尽管几率的确挺低的。不要以为因为你当了“喉舌”而不会对你下手。当“沙漏模型”中的组件都能发挥功能的时候,具体某件事由谁来做已经不是重要的了。

胡总书记在10七大三中全会上做的报告中写道:“谁的传播手段先进,传播能力强大,谁的思想文化和价值观念就能更广泛地流传,谁就能更有力地影响世界。传播力决定影响力。”

“三融合”做为近期的政府工作重点,不论参与者、使用者和旁观者的态度如何,利益取向如何,都将在管理者的导引下向前推进。从指示中,我们读不出任何有偏向性的只字片言。当江山社稷稳定的时候,不会再去管是哪一个人来指挥哪个人来当政,也不会管具体负责做事的人缺胳膊少腿之类的细节了。到那时候,机制和体制将会使先前的困难和未来的挑战都能被心有成竹的管理者一一化解。

这就是管理者心中理想的“沙漏模型”。

[NextPage] 八、结论

综上所述,“3融会”将是一次革命性的转变,也势必一个曲折、漫长的过程,不可能一蹴而就,也不会只靠一两次自上而下的推动就能实现。它是整个信息体制革命进程的一部分。这个过程终究应符合“沙漏模型”的基本定义和功能。在此,做为一个旁观者,大胆对眼下“3融合”的前景提出一些个人的预测。

1、传统意义上广电系统将会消失。

如上所述,广电从来未成真正做为一个统一的实体存在过,而传统意义上的广电将会消失,有可能广电总局会在终的“沙漏模型”中扮演重要角色,比如内容生成、集成、播控等。但各地的广电诸侯连同有线络,将有可能脱离这个母体各自发展,这是目前广电总局不愿看到的。近关于台不分家之类的政策,也许正是对这一趋势的抵抗。但效果如何,广电会不会在“3融会”的进程中形成越来越紧密,越来越有战斗力的实体,尚有很大存疑。

2、电信运营商的管道化。

这一直以来被认为电信运营商的噩梦,直到近,才听到运营商内部的高层有赞同这个论点的声音出现。其实做一个好的管道工比做一个差的杂工要好很多。在“沙漏模型”中,接入管道的价值是巨大的,市场也是宽阔的。管道化后的是更好的产业链合作和上下游竞合。做自己善于的事并尽全力它,将使运营商的存量络和市场能力得到尽可能地释放。

3、“三融合”进程中的竞争博弈是有限和受控的。

中央一再在文件中强调“有限竞争”“公道竞争”。如果没有限制的竞争,极可能在发展中就毁了整个系统的未来,进而对国家层面的安全造成危害。所以尽管现在3融会过程有着许多矛盾看来不可调和,但竞争的烈度广度都将受到控制。这将会是有限的竞争和割裂的竞争。

4、意识形态领域的控制。

由于文化和政治体制的基因,需要安全控制是管理者一个根本的核心诉求。特别是意识形态领域,更是核心的利益所在。所有的信息传播,都不能影响,乃至有影响这核心利益的潜在可能性。因此“沙漏”也绝不会变成“油桶”般的上下一般粗。“控制”是一个核心的驱动力,只要是和信息活动有关的活动,都不可能在这个范围外部存在和发展。

5、“三融合”只是整个过程的一个环节。

任何政策、任何变革,都是为了实现人们生活更美好的目的,所有不能满足和符合人性需求的东西都会被不断改革和发展。受具体环境和条件所限,“三融会”不可能解决这些问题,也不可能直接就实现理想的“沙漏模型”。进程、工具、手段和结果的不够人性化、不稳定状态,会促使“3融合”不断自我更新自我发展,或者说会引发下一次变革。这也是社会开展的一个必然规律。

九、结束语

做为一个旁观者,我也在不断修正我的想法和预测,“三融会”如同一出大戏,也象一个棋局,大幕还只是刚刚拉开。从近看、远看、仰视、平视、俯视;用放大镜、显微镜还是望远镜看,大家都能看到不同的精彩之处。究竟何去何从,究竟会发生些什么,让我们拭目以待吧。

优雅世界里盛放秋冬印花宣言
铅笔裤如何美搭明星为你示范
内裤外穿引领欧美时尚新风潮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