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教育

環境稅或將促進皮革企業優化結構_鞋業資訊_鞋材資訊

2019-03-06 17:55:30
環境稅或將促進皮革企業優化結構_鞋業資訊_鞋材資訊   7月27日訊,新疆自6月1日開始執行資源稅改,而根據財政部財科的《中國開征碳稅問題研究》報告,在資源稅改革后的1年~3年期間擇機開征碳稅(2012年~2013年),預期2014年及之后開征環境稅。這與國家發改委和財政部專題報告的論點“中國碳稅比較合適的推出時間是2012年前后”大體吻合。2010年的六大熱門稅改正在提速,中央明確表態,國務院在轉發國家發改委《關于2010年深化經濟體制改革重點工作的意見》中提出要“研究開征環境稅的方案”;地方上,中部鞋業大省江西繼湖南、湖北之后向國務院申報進行環境稅試點;加之學者的大聲疾呼,環境稅的征收大有山雨欲來風滿樓之勢,但相關細節仍是猶抱琵琶半遮面。

  環境稅≠排污費

  對于皮革企業而言,對環境稅的感性認知直接體現在“排污費”上,那么,稅費之間有何異同?

  1.征稅對象

  從江西的試點方案來看,征稅范圍與排污費基本一致,為大氣污染物、水污染物、固體污染物和噪音污染四類。目前向企業征收的排污費,除了包括大宗的常規污染物外,還包括很多小宗的、非常規污染物,比如與皮革行業相關的鉻、汞、鉛等重金屬污染物以及有機污染物等。

  環境稅會選擇大宗污染物作為污染物指標,如二氧化硫、氮氧化物等,而不會全部覆蓋,否則執行成本過高,技術難度又大,稅務部門也不可能再設專門的環境檢測機構。

  那么,大宗污染物中誰會首當其沖?“現在排污費征收的項目非常多,有可能先開征碳稅。”財政部財科所所長賈康如是說。而長江證券有關人士分析,中國環境稅開征有可能從硫稅開始,因為污染源相對集中且明確,計量和檢測方法已成體系。

  2.征收辦法

  江西的試點方案擬采取延續排污費征收的思路,從量計征,標準與排污費大體相當,在一定幅度內賦予試點地區省級政府相機選擇的權力。業內普遍認為,設定污染稅率應高于現有的排污費水平,因為“排污費僅僅是用于抵消污水處理的實際成本,外部環境成本仍然沒有被計入。”中國人民大學環境學院院長分析說。但稅率也不能過高,否則會抑制社會生產活動,導致工業競爭力下降。

  這也與江西環保部門的統計數據吻合,該省排污費征收額2008年為4.1億,2009年為4.75億,如果按照從量計征辦法征收環境稅,其環境稅的收入規模估計為5億左右,略有增加。

  3.用途差異

  排污費征收二十多年來,征收隨意、管理使用混亂的情況一直存在。排污費的征收,對治理環境污染、降低企業的排污量等方面的效果并不理想。如果說“環境稅”是大勢所趨,那么就要取之于民用之于民。利用此契機促進皮革等行業的可持續發展,不要淪為籌集資金的小稅種,應該考慮利用環境稅收支持節水等新技術發展,為節能減排創造機遇。

   4.作用機制

  排污費是一種超標排污收費,征收前提是排污者排污超標,而對達標者不征收排污費;對于未達標的企業,存在征收標準過低、征收相對困難、存在不能足額征收和政府干預等現象。

  稅收調節政策重點鼓勵企業在生產環節中節能、減排、降耗,環境稅將對企業已經發生的環境污染、占用資源等行為進行“懲罰性”征稅,更具有強制力,將進一步強化政府利用稅收調節環境污染行為的杠桿作用。

  5.法律地位

  二者的法律地位不可同日而語。從2003年開始,排污費實行收支兩條線、專款專用的管理模式。現在各個省、甚至各個地市對排污費制訂的征收標準都不一樣,基本是當地制訂的,一方面,征收費率有較大的隨意性,環保部門的征收能力、地方政府的支持情況、市場主體的環保意識等都會影響收費效率;另一方面,部分地方政府為了吸引投資,擅自減免“排污費”。

  費改為稅之后,對企業來說將有統一的標準,具有法律意義,與“以費代稅”影響“排污費”的公平不同,環境稅更具剛性,更為持續穩定。

  對此,環保部政策法規司司長楊朝飛表示:“在今后一段時期內,實行的是雙軌制,稅費共存的局面,短期內不會有大的改變。從長遠來看,大宗的常規污染物可能改為環境稅,而小宗的非常規污染物可能改為罰款。”

  環境稅對于皮革企業是一把雙刃劍

  環境稅是一把雙刃劍,在倒逼皮革行業環保升級的同時,是否會增加相關企業的負擔呢?

  對于環境稅會讓企業“雪上加霜”的擔憂,國家環保總局副局長潘岳表示,環境稅是對過去環境各項稅費的規范,會對其他各項環境稅費進行減免,不會加重企業負擔。江西環境稅改也透露,其方案先期主要與排污費對接,規范環境收費,不會對企業造成額外負擔。

  但環境稅的設計初衷是將原先由社會承擔的環境污染治理成本由企業自己承擔,環境成本的企業內部消化必然提升企業的產品成本。全國工商聯環境服務業商會會長文一波認為,征收環境稅將使企業的產品成本上升2%~5%。

  來自中國皮革協會的統計數據顯示,2009年,皮革行業規模以上企業的平均銷售利潤率是5.4%,鞋類產品平均銷售利潤率是5.1%,箱包產品的平均銷售利潤率僅有3.2%。在經濟危機的沖擊下,皮革行業面臨原材料價格上漲和人民幣被動升值等多重壓力,皮革企業的利潤本來就所剩無幾,若是再添加環境稅帶來的成本壓力,皮革企業的國際競爭力必然會被削弱。因此,環境稅如何征收,在什么時機征收,如何幫助企業消化環境稅帶來的成本壓力,是政府相關部門需要探索的關鍵所在。

  皮革企業:應對近憂,深謀遠慮

  從現行態勢分析,環境稅的開征已是大勢所趨,政策出臺只是時間問題。既然不可逆轉,那么,皮革行業就該及早應對,未雨綢繆。

  1.切實拿出應對措施

  皮革行業應對環境稅的措施可以分短期和長期兩種:短期是減少供應或改變原料投入的結構組合,而長期是技術革新和資本輸出,考慮到企業的可持續發展,企業絕不能目光短淺,要有長遠打算。

  首先要加強技術研發。環境稅對皮革行業的影響過程終會使生產要素由納稅部門流向非納稅部門。在此過程中,通過采用先進治理技術或減少污染的生產工藝,企業將會降低生產成本和稅收支付,從而在競爭中勝出。

  同時也要看到,鞋類企業及皮革制品公司在議價方面有一定的話語權,成本轉嫁能力較強。在原有產品不易提價的情況下,企業要加快研發新產品,提升產品議價空間。

  香港貿易發展局發表的研究報告顯示,中國內地生產成本上漲無損其競爭力,內地產品占全球貿易比重持續上升,由2000年的47%上升至2008年的12.7%,顯示內地作為生產基地的競爭力不限于價格方面。而內地產品的質量、交貨時間,以及迎合不同訂單需要的靈活性,都比其他亞洲地區尤甚。

  皮革行業目前處于景氣上行通道,這有利于皮革企業在未來抵消環境稅改帶來的負擔。

   2.避免走入認知誤區

  退一步講,皮革企業交了環境稅并非高枕無憂,還要避免走入三大誤區。其一,繳了環境稅等于買了“排污權”。排污量的多少體現在環境稅的具體征收標準上,防止企業繳了稅反而多排污。其二,繳了環境稅,治污就是政府的事。企業即便履行了繳納環境稅的義務,也不能免除治理污染的責任。其三,繳了環境稅,監管就會因此而放松。開征環境稅后,環保部門加強監管與執法力度,并與稅務部門配合,提供技術數據,實現公平稅賦。

  可以說,環境稅是皮革企業升級換代的經濟動力。正如財政部財政科學研究所所長賈康所認為,“征收環境稅如果設計得好,就會有效制約企業對化石能源的消耗。在經濟壓力下,大家都會千方百計地節能減排,開發有利于循環經濟的工藝和技術,這個過程中就會產生優勝劣汰的競爭機制。”而文一波在提到環境稅增加企業成本的同時也表示:“環境稅如果正式施行,將從源頭上引導企業治理污染、提高工藝、改進管理。”

  環境稅不會是一項慈善稅,對皮革行業的影響不可小覷。環境稅在短期內會對行業有負面沖擊,但從長遠考慮,環境稅可以促進皮革企業改善經濟結構,優化資源配置,通過相應的環境標準和環境管理,提高環境競爭力,終提升產品競爭力。类风湿性关节炎中医诊断
大脑缺血吃什么食物
治脑出血的药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