范蠡助越王勾践明知其不义为何助越灭吴

2019-12-05 06:16:37 来源: 长治信息港

范蠡助越王勾践:明知其不义 为何助越灭吴?

在群雄逐鹿、人才辈出的春秋争霸时代,范蠡无疑是高手云集、群英荟萃的人才大军中为耀眼的明星之一。放下他文武兼备、大德大勇不说,单凭他对勾践认识的透彻程度,以及他退隐保身的先见之明,就足令世人惊叹咋舌。但令人费解的是:既然范蠡明知勾践是个“可与共患难,不可与共乐”的不义之人,为何当初还要受苦受辱,助其灭吴?

一、范蠡需要一个施展才华的舞台。

据《越绝书》等史书记载,范蠡出生在楚国,从小就时而糊涂时而清醒,“然独有圣贤之明”。

人们都认为他患有神经病,但当时身为楚国县令的文种却慧眼识英才,派手下去请,结果手下人回来说范蠡得了疯病

。文种笑着说:“士有贤俊之姿,必有佯狂之讥,内怀独见之明,外有不知之毁,此固非二三子之所知也。”于是亲自驾车去请,但范蠡却避而不见(一说躲进墙洞里学狗叫)。

突然有一天,范蠡告诉兄嫂:“今日有客,愿假衣冠。”果然文种再次来访,两人促膝长谈,“终日而语”。他们认为“东南(吴、越之地)有霸兆,不如往仕”,于是在公元前511年一同来到了越国,受到了越王允常(勾践之父)的赏识,成为越王身边的重要谋臣。奇怪的是,自从范蠡在越国找到了施展毕生才华的政治军事舞台之后,他所谓的“神经病”竟不治而愈。

由此可见,范蠡不合时俗的反常表现,只是因为当时的楚国政治黑暗,以致空有文才而不被任用,满腹经纶却无从施展。因此,学富五车的范蠡迫切希望引起人们的注意,迫切需要一个施展才华的舞台。

二、范蠡需要一个证实才德的机会。

据《国语?越语上》记载,范蠡在跟随勾践入吴为奴前对勾践明言:“兵甲之事,种不如蠡;镇抚国家,亲附百姓,蠡不如种。”可见范蠡对自己的文韬武略极为自负,但现实是勾践在他的辅佐之下一败涂地。如果在此危难时刻一走了之,不仅自己的军事才能无从体现,其人格也将被贬得一文不值。

何况在范蠡和文种刚到越国毛遂自荐时,大夫石买就讥讽他们:“炫女不贞,炫士不信。客历诸侯,渡河津,无因自致,殆非真贤。”在石买看来,他们都是只会说大话的不忠之人,是周游列国都没将自己推销出去的无能之辈,全面否定了他们的人品和才能。这些话曾经深深刺伤了范蠡的自尊,导致他负气出走,幸得越王允常派人将他追回。

如果范蠡在勾践兵败落难时刻离他而去,岂不将石买的污蔑之语一一证实?因此范蠡不但没走,反而再次申明自己有卓越的军事才能,文种有不凡的治国才能,而且甘冒生命危险,跟随勾践入吴受苦受辱,表现出过人的胆识和高洁的品格。他不仅要以此证实自己的忠诚守信,而且要用灭吴的行动来证实自己的军事才能。唯有如此,他才能心无惭意、脸无愧色地离开。

三、范蠡没有其他更好的去处。

据《史记》、《越绝书》等史书记载,范蠡小时候,楚国国君是弑王自立、荒淫残暴的楚灵王。他酷爱细腰美女,建章华之台,穷奢极欲,终失去民心,被其弟弃疾(楚平王)推翻,落个儿子被屠杀、自己被饿死的下场。但继位的楚初王软弱胆小,被弃疾设计惊吓而自杀。

于是,“平王(弃疾)以诈弑两王而自立”。楚平王是个“亲小臣而疏骨肉”的荒淫暴君,他宠幸奸臣费无极,暗地迎娶太子的未婚妻孟嬴(秦景公之女),又因担心太子心怀怨恨而追杀太子,并杀害太子太傅伍奢父子。面对这样一个小人当道、乌烟瘴气的楚国政坛,范蠡无门路也不愿意报效楚国。

后来他和文种“俱见霸兆出于东南”,认定将来的霸主不是吴国就是越国,便欲去吴国,然途中得知吴国文有伍子胥,武有孙武,于是来到了越国。不想又遭到大夫石买的讥讽和挑拨,范蠡负气出走,幸得越王允常(勾践之父)听从文种的忠言,派人将他追回,并从此重用范蠡、文种而疏远石买。勾践当政后,石买滥杀无辜,丧失军心,于是“王杀买”。

而且勾践说“石买知往(过去)而不知来(将来),其使寡人弃贤”,“后遂师二人”。甚至对范蠡说“不谷(古代王侯自谦称呼)之国家,蠡之国家也”。可见,允常、勾践父子不仅有识人、用人之明,而且对范蠡、文种礼遇有加。因此如果范蠡离开越国,认定将来霸主非吴则越的他只有去吴国,这样不仅很难受到重用,而且还不得不与对自己有知遇之恩的越王父子为敌。这显然不是上策。

四、范蠡也有建功立业、青史留名的文人情结。

范蠡铁心不离越国,不仅是为了洗雪勾践的耻辱,更是为了实现自己的抱负。据《越绝书》记载,范蠡出生于贫困之家,“自谓衰贱,未尝世禄,故自菲薄”。可见他从小就因为出身卑微而自轻自贱,故而他比一般人更有从政为官的强烈愿望。实际上,凡是像范蠡这样才华横溢的旷世奇才,都希望能有一番作为,希望能够青史留名。

范蠡确实没有因助越灭吴而享受到荣华富贵,但他却因此名扬天下。尤其值得一提的是,范蠡逃到齐国后,凭着自己的聪明才智,“居无几何,致产数十万”,摇身一变,成了富翁。齐人听说他的贤名后,就请他担任国相,于是范蠡的身影再次出现在政坛之上。但过了一段时间,范蠡再次意识到了危险,于是交还相印,散尽家资,移居陶地。从范蠡担任齐相来看,他的内心仍然存有参政的愿望,这是中国大多数智能之士共同的价值取向。但范蠡的高明之处在于,他能清楚认识到政治的险恶,因此再次急流勇退,挂印辞职。

五、勾践的不义之心没有充分暴露。

范蠡在给文种的信中说:“越王为人长颈鸟喙,可与共患难,不可与共乐。”似乎他从相貌上就已看出此人绝非善类。实则不然,如果那样,早在勾践继位时他就逃之夭夭了。他之所以能对勾践的为人了如指掌,完全是基于四十余年的朝夕相处。在此期间,勾践不但将范蠡、文种视为王师,极为敬重,甚至对百姓都关怀备至。据《国语?越语上》记载,勾践刚刚即位的第三年就惨遭夫椒之败。战后勾践立即向国人致歉认错,自责不该和大国结仇,“以暴露百姓之骨于中原”。

然后埋葬战死的人,照顾受伤的人,教养活着的人,慰问有不幸的人,祝贺有喜事的人。如果谁家孩子死了,“必哭泣葬埋之,如其子”。对各地来投奔的士人,一定在庙堂里以礼接待……因此,越国百姓都说:“越四封之内,亲吾君也,犹父母也。”试想:勾践对普通士人和普通百姓都如此礼遇,对他视为王师的范蠡、文种岂非更加小心谨慎?可见勾践在灭吴称霸前的数十年中,为了报仇雪耻,确实把自己包装得相当成功,而在他没有暴露真面目之前,范蠡当然不会“另谋高就”。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艾玛妇产医院
北京市西城区平安医院怎么样
湖北牛皮癣医院
沈阳哪的医院治癫痫病好
福州治疗白癜风医院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