潘采夫球评人首先得懂球球衣球场坎通纳一语

2019-01-03 04:54:05 来源: 长治信息港

潘采夫:球评人首先得懂球球衣 球场坎通纳一语20年无解

●文采飞扬□潘采夫(媒体人)尽管写了十来年球评,但我只承认我是个踢球的。对我来说踢球才是正事,写球评只是业余爱好。当然现在我老了,在球场的主要工作是撩起球衣,展示被撞成五截还埋着钢管的锁骨,再抬起左脚讲解七八年前被铲伤长满骨刺的脚踝,如果听众兴趣蛮高,我还会按着倒数第五节脊椎聊一下我的椎间盘突出。或者我给他们讲故事,从启蒙教练开始,讲我在当地小城足坛的辈分,讲我高中倒挂金钩击中门楣,讲我的队友拎着汽水瓶满场狂追对手,讲我大学四十米外打进的远射,然后突然闭嘴,独自体会一个人老去的感伤。踢完比赛,拖着不敢沾地的左脚,一步一步挪回家里,绝似古龙笔下的傅红雪,疲惫的眼睛里还射出冷冷的光。我喜欢的三个球评人是克鲁伊夫、梅诺蒂、坎通纳。当我不知道怎么评战术,我就去看克鲁伊夫的专栏,他骂巴萨现高层,那是刀刀见肉字字浸血,如果他说巴萨主席不懂球,那他牛的回应就是好好听着。这次世界杯我狂赞德国队,而对巴西阿根廷失望透顶,除了梅西内马尔,他们根本什么都没有。但我没克鲁伊夫骂得高屋建瓴,他这样写:“从足球的角度,我希望德国能继续走下去。因为巴西显然是不打算踢得比现在更好了,当我看到巴西有那么多的天才球员被放在替补席上,只因为他们要为那些宁愿缩在后场然后用长传打反击的足球运动员让位置,这实在让我很是困扰。像巴西和阿根廷这样的国家如此浪费他们的天才球员,简直是一种耻辱!”阿根廷前主教练梅诺蒂是中国球评人张晓舟的大爱,他俩文风有一拼,的区别是梅诺蒂懂球。梅诺蒂写足球是这样的:“慷慨、艺术、精致的总是属于左派,慷慨、开放,对观众有所承诺,因为身兼代表性和归属感而倍感荣耀这些在我看来更多属于左派而非右派”,而“右派是另一种足球,观众不重要,在乎的是结果。”而坎通纳的文风是这样的,1995年坎通纳飞踹球迷之后,在发布会上只说了一句话就离开,留下们破解了二十年至今无解:“海鸥跟着拖渔船飞行,那是因为它们以为沙丁鱼会被扔进海里。”

液压绞车
橡胶膨胀节
摇钱树捕鱼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