讲述这一年楼市亲历买不起房神马都是浮云

2020-09-17 05:38:40 来源: 长治信息港

讲述这一年楼市亲历:买不起房神马都是浮云 找一些人说说他们的2010年,和楼市的关系,发现每个人都在跟我算账。设计师小钟,后悔前年没买房,现在亏了至少100万;回老家的晓琳,在算成都市中心的房价能在杭州哪个犄角旮旯买套房;为避限购新政而假离婚的小胡也在算,这么违规操作究竟能得到什么好处。 三个人的经济账,或许我们也曾暗自盘算过,三个人的故事里,或许也有你我的影子。 小钟:等来等去,越调越涨 这两天,杭州第七次荣获中国最具幸福感城市的又见诸报端,平时倒也挺幸福的,只是一想到房子,我就幸福不起来了。小钟,浙大研究生毕业,在一家建筑设计院做设计师,也算是半个房地产业内人士。本来今年初下定决心买房的,可是政策出了挺多,房价没下来过,等着等着又是一年过去了。 正儿八经地想到买房这事,是在2006年。当时刚毕业,家里催着说要给我在杭州买套房子,首付由他们承担,只是那时候在外地工作,这件事就耽搁下来了。说起当年的事情,小钟有点后悔。 那时也曾经去看过几次二手房,市区内,价格基本上在1万多元/平方米,算算父母给的30万元首付,买个100平方米的房子不成问题。当时挺挑剔的,觉得这也不好那也不好,索性作罢。小钟还特意去请教过设计院的院长,院长说,房价都这样了,还会涨到哪里去? 想想自己也在从事和房地产相关的行业,怎么着也不会买不到好房子新款手机支架厂家直销,于是这事就搁东莞塑胶模具开模了下来。 2008年,房地产市场遭遇调控,杭州不少楼盘纷纷打折,都说买涨不买跌,那时候觉得房价还会往下降,准备等一段时间再出手。 等待的时间里,身边不少亲戚朋友都出手了,有些人还买了不止一套,当时我还调侃过他们,说今后房价肯定还得降,这么着急干嘛。小钟摇头自嘲。 等的结果就是:经济危机来临,出手救市,房价应声而涨,原先跌下去的价格,更加坚挺地爬了上来,所有城区的价格均攀上了历史最高位。 今年初,三十而立的小钟定下目标:不管怎样,一定买套房子。只是计划赶不上变化,新国十条、市场回暖、二次调控,每次都是还没来得及适应市场变化,新的政策一波又一波。 看着身边的朋友,一个楼市低迷时买了城西的金色蓝庭,一个买了地铁盘东方郡,两年不到的时间,都翻了番,赚了一票,小钟的心理相当的不平衡。当时是我调侃他们,现在轮到他们来嘲笑我了!说我好歹算是个业内人士,怎么一点都没在楼市中淘到金呢? 小钟说,工作这几年,样样都顺心。设计院的生意越来越好,自己私下也给朋友公司里画画图赚点外快,和女朋友的关系也挺稳定,就等着房子结婚。只是算算当年100万元的买房预算,如今已经远远不够。 如今,小钟的总结是:再接下来,不管哪个开发商,不管哪个区域,先买一套再说,因为在疯狂上涨的房价面前,各种基于常理的专业眼光统统不靠谱。 晓琳:别让高房价绑架我的青春 晓琳的境遇其实还不错,80后,毕业于广电专业,在杭州一档知名栏目做出镜。本打算在杭州落地生根,但现在却准备和男朋友一起回老家成都发展。 毕业那年,晓琳和3个同学一起在朝晖四区租了一套两室一厅的房子,虽然当时每个人的月收入都只有2000多元,但大家都相信,年轻就是资本,一切都会好起来的。然而,现实却是,4年里,4个女生,一个找到一个有钱男朋友搬出去了,另外两个都回了老家,只有晓琳留守在出租房。 以前是4个人一起住,房租分摊下来,每个人只要五百元,一下子走了三个,房租的压力就大了很多。 用晓琳的话来说,回去的同学在老家的日子算得上是活色生香。钱也多了,人也闲了,现在,房和车都买好了,偶尔还会PVC打井管来杭州,不过都是来血拼的。 我是毕业后就在电视台做编导,属于没有编制的那种,干得比正式员工多,拿得却是最少的,最要命的是,干了几年,还是转不了正。晓琳说,老妈那时候心疼自己,一定要让这个独养女儿回成都,可是她却嗤之以鼻。 今年过年回家,晓琳发现,成都的同学月收入也有6000元,不禁感慨我才是个穷人成都的平均房价只有杭州的三分之一,而两地收入差距并不像她想象的那么大。杭州高昂的房价和巨大的生存压力不时捶打着她的内心:这是我想要的生活吗? 晓琳和男朋友算了一笔账:现在勉强在余杭买一套90平方米的房子,总价150万;两个人都是独生子女,以后父母肯定要来同住,再买一套,总价150万;买车、结婚、养孩子 回老家吧,至少幸福的性价比高很多。 今年年中,两人在成都市中心买了套精装修房,90平方米,总价100万元。明年年中,准备彻底搬回老家去。
辽阳牛皮癣医院
盘锦牛皮癣医院
沈阳牛皮癣医院
铁岭牛皮癣医院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