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天使传说 第七十七节 陷阱与恶臭

2020-01-16 18:31:09 来源: 长治信息港

圣天使传说 第七十七节 陷阱与恶臭

紧接着,更令他惊讶的事情发生了,他发现不但长剑毫无阻碍的穿透而出,自己顺势前冲的身体同样直接穿过了眼前的这个身影,而且就在他穿透的过程中感觉到,自己的身体有些略微的发麻。

“不好!中计了!”只听黑衣人心中暗道一声。刚想有所动作,但是就在这个时候,一个略带坏笑的声音从他身边传来,而这个声音是如此的接近。

“啧啧啧,终于知道中计了?晚啦!”听到这个声音,黑衣人只感觉背脊发凉,心中忍不住泛起一股绝望。

显然,说话的人就是杜朗,看到黑衣人一脸绝望的表情,他可不会笨到在这个时候去怜悯一个刚刚想要自己命的家伙。因为此时的杜朗自己也不怎么好过,他为了把幻影分身做到最完美,不得不把自己仅存的魔力全部释放了出来。毕竟眼前的这家伙可是个大器师,面对大器师,只有一半精神力的杜朗丝毫不敢存有半分的侥幸心理。

此时的杜朗感觉自己的身体一阵阵的发虚,不过这并不影响他接下来的动作。所谓趁他病要他命,趁着眼前这个黑衣人招式用尽,新力未生的时刻,只见他一个侧空翻,抬腿就是一个下踢,狠狠的踢在黑衣人的头顶上。

随着一声闷响,紧接着一声惨叫,原本还悬浮保持前冲的姿势黑衣人瞬间直至砸在地面之上。不过这还不算完,只见那黑衣人砸在地面的一瞬间,地面顷刻间塌陷下去。原来这里就是杜朗之前一直在挖的那个陷阱,不过显然这并不是让人家自己跳的,而是用来直接砸的。

此时的黑衣人在听完那句话还没反映过来之前就感觉自己的头仿佛被一柄大锤狠狠的砸中,紧接着在接触地面的时候变的天旋地转。不过不愧是大器师,因为就在黑衣人知道中计的那一刹那,他下意识的就把自己的斗气全部外方出来裹住全身,再加上杜朗原本就有些虚弱的身体,以至于那全力的一脚并没有彻底要了他的命。不过这也仅仅只是侃侃保命而已,如今趴在陷阱底下的黑衣人感觉浑身都在疼痛,而脑袋更像是要裂开了一般。

这是,只见杜朗晃晃悠悠的来到坑边蹲下,看着趴在坑底一动不动的黑衣人,忍不住笑了笑,摇了摇头说道:“啧啧啧,真够惨的。”

“混账!你给老子等着!只要下次你被我抓住,我一定要扒了你的皮!”黑衣人此时虚弱的趴在坑底,但是嘴里还不忘咒骂着杜朗。是的,他不甘心,极度的不甘心。因为他感觉到,眼前的这个小子实力明明不如自己,但是自己却阴沟里翻了船中了这小子的奸计。

“还下次!?看看你这个样子,你先想想怎么从这爬出去吧。”杜朗一脸坏笑的说道。

“小子,你别得意,就你这陷阱,只要等我恢复过来,轻轻松松就能跳出去。”黑衣人说着,艰难的从坑底坐了起来,看了看如今他所处的位置,这是一个深度才不到三米的浅坑,别说是一个大器师,哪怕是一个普通人,只要稍微用些力气都能从里边成功脱身。

“嘿嘿嘿,前提是你能恢复的过来。”杜朗蹲在坑边说着,从自己后腰包里拿出了一个墨绿色的小瓶子,毫不犹豫的朝坑里倒了进去。只见从瓶中流出的是一种跟瓶子颜色相近的绿色粘稠物,味道极其刺鼻,刺鼻中还带有一股让人难以忍受的恶臭味。

“哇~!这么臭!威亚那小子到底给我调的是什么东西啊。”杜朗一边一只手忍不住捏住鼻子,一边另一只手拿着瓶子往里慢慢倒。

而此时坐在坑底缓慢恢复的黑衣人可就惨了,此时他的身体虚弱到动都不能动,眼看着那腥臭的液体就这样直接流了自己一身,也不知道是被气的还是因为液体的关系,反正此时只见他的那布满皱纹的老脸绿的都有些发青了。

“啊啊啊啊!混蛋小子!我一定要把你碎尸万段!”杜朗再次感受到坑底的咆哮,不过此时他可没那闲工夫跟这人鬼扯。因为这药水实在是太臭了,只要他一张嘴,那股臭气就顺着往里钻。好不容易等药水流光,马上把瓶子一扔,飞快的朝远处跑去。

黑衣人此时,就在那药水滴到身上的片刻之后,就感觉自己浑身的斗气与力气被瞬间抽空。无论自己如何的努力,都提不起半分的力气。起初还能骂上两句,但到最后就连骂的力气也被剥夺了。整个人就像一滩烂泥一般靠在坑底一动都不能动,要不是那包含愤怒的眼睛还在拼命的眨着,就跟死人没什么区别了。

远处的杜朗听着那渐渐变小最后彻底安静下来的咒骂声,不由得再一次佩服起威亚的药剂之强大。不过就那味道,杜朗实在不敢恭维。

“该死的威亚,下次见到他一定要好好跟他提一提这个问题,这味道实在是...呕...”杜朗一边扶着树干一边干呕。

“呼,这个烦人的家伙终于解决了,威亚的药剂虽然不致命,不过最少能让那老小子在坑底待上一段时间了。好了,现在让我们来看看那位所谓的琳娜小姐到底是什么人!”杜朗一边嘟囔着,一边朝营地方向缓缓摸了过去。

而此时的营地,篝火依旧在旺盛的烧着,杜朗与黑衣人的交手看似长,其实这些动作几乎都在顷刻间完成,所以当杜朗再一次摸回到营地的时候,那个名叫琳娜小姐的女人此时依旧还坐在篝火旁边的树下望着篝火发呆。

杜朗望着那张他熟悉到不能再熟悉的脸,再看向那陌生又格外妩媚的身段,还真忍不住在自己大腿上掐了一把,顿时,一股巨痛袭来,杜朗一阵龇牙咧嘴。

“该死,这到底怎么回事,拉维斯那小子怎么成这样了!元素之神在上,你别玩我啊!”杜朗心中一阵抱怨,随后用力拍了拍自己的脸,好让自己清醒一下。片刻之后,他仿佛拿定了主意,重新抬起头,站起身从草丛里走了出来。

彭州市中医医院预约挂号
金堂第一人民医院预约挂号
阜阳治疗龟头炎方法
广西哪家医院治疗牛皮癣
淄博牛皮癣医院排名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