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網融合試點方案出臺前電信遭禁言

2019-05-03 11:26:18 来源: 长治信息港

6月9日獨家評論:忽如一夜狂風來,滿天都是3融合的報道;各大絡媒體登出多的就是“消息稱三融會試點方案已通過、廣電成贏家"、"三融合方案通過、廣電大獲全勝"。

我还没有机会提前拜读试点方案,只能诚惶诚恐中认真学习了这些报导,看能否了解一些新的东西,发现这些报道要转达出的核心思路就是以下几个:

1、“此前争议已久的音视频节目播控权被肯定为广电总局所有”,或者“此前,广电与工信部就争夺音视频节目播控权而多次无法达成共鸣。此次,该播控权终被确定为广电总局所有”

看完后我困惑了,视听节目的播控权一直是广电的传统职能,这涉及广电要求的安全播出,在前期的5号文件中也是明确是广电部门的,什么时候开始成为争论的话题了;还需要广电行业花这么大力气拼死保护。

后来看了一篇报道才搞清楚,原文以下“据了解,工信部初提出,电信企业可以利用局域和互联向电视机终端用户聚集、传送视听节目和非视听节目内容,并负责面向用户的业务经营和服务,还可将各类视听节目传送到终端。但是广电坚决不肯,认为电信的职责是技术“传声筒”。在方案后续的修改中,工信部仍然要求相应的权限,但广电特别批注称,IPTV和电视的集成播控大权仍由广电掌握。

明白了,双方争得不是播控权,不是广电总局一直强调的安全播出,双方有分歧的是集成权:由于IPTV这条通道可以同时提供广电业务和电信业务,把两方业务放在一起需要集成,谁有权力来集成来自各方的业务谁就能分钱时拿大头。广电总局努力保卫的不是安全播出的“播控”,而是分钱的“集成”。

到此为止,广电总局可以说成功了,在这次谈判中几乎什么都没让电信运营商得到;数字电视和移动多媒体广播本身就是广电自己在做,IPTV和电视的集成播控可以说是给电信运营商拴上了一个链子,能上什么业务,能不能赚钱都是我说了算,难怪报道会说“广电大获全胜”。

这里面冒出一个问题,这类合作条件下电信运营商是否还会把电信业务向IPTV这个通道里面放,IPTV还会有多少空间。

2、 “广电总局下属单位有权开展有线互联IP等业务”。

如果说上面报道讲的是广电总局没让电信运营商拿走多少东西,那末这段报道应该讲的是广电从电信运营商这里拿回了甚么。

IP有四种、有的根本就是免费的,有的能赚钱但需要分配号码,用户要能用的起来还需要和他人互联互通;有线电视络开展互联业务是好事情,但全国前期已经做互联接入的广电企业赚不到太多钱,什么缘由业界几乎都知道;这次广电得到的到底是什么情势的IP和互联业务,试点方案中有没有具体实施的解释,没有一篇报道提到。

所以广电拿到的东西有多少价值,只能等试点方案出来才知道。

此外,我发现还有另外三个关键的问题所有报道几近都没有提:

(1)试点方案什么时候能真正公布出来,原文对媒体报道的这几点到底是怎样说的,是否把5号文中的原则性描述给解释清楚了,还是继续保持模糊的状态;

(2)试点地区有几个,规模多大;要是两年下来就几个试点,那么这次三融合的真实价值可能就只是一个试点项目了;

(3)广电总局盼望已久的“国家有线络公司”到底怎样了,本来大家一直关注的这个公司的筹备队伍,领头人是谁,组织架构如何,钱从哪里来,地方广电利益如何处理;试点方案是不是会比5号文多一些实质性内容,这毕竟关系到3融合试点中广电一方的主角是一个还是几十个的根本问题。

我现在更热切盼望试点方案赶忙公布了,饿肚子时光知道有饭吃,不知道吃什么的滋味不好受

问过一名电信行业参与3融会工作的关键人士,“这么长时间里关于三融合的报道很多,但好像你们的声音听到的不多,你们是否是不太重视此事“;这位仁兄坦诚告知,“我们被要求噤声了,电信行业里能出来讲的多是一些独立研究人员,真正参与的没人敢说话”,问之原因?答复很简单,“我们只是个产业部门,没有自己的媒体,无论我们做的是对是错,报道出来肯定都是我们不对,干脆别讲了”。

我们能听到的多是一方的声音,还有这么多关键的东西没搞清楚,那末不妨等等看看;毕竟只要开始做事了,那么真实情况就掩盖不住了。现在不用太着急说三融会怎么了。

稿件,转载请注明作者及出处!

国防部回应发射洲际核导弹不针对特定国家
NBA实力榜热火重新登顶火箭升到第二名
成都一快递公司违规收寄危险化学品致人呕吐图
本文标签: